文学经典朗读的教育功能探析
作者:张科    发布时间:2019-03-01    浏览次数:52

【摘要】文化电视节目《朗读者》《见字如面》《信·中国》的走红,引起人们对文学经典朗读的广泛关注。文学经典作品中的思想内涵、价值理念、高尚情怀、精华典故、多样题材,是培养人、教育人、引导人、启发人的丰富资源。文学经典朗读,具有阅读、宣讲等其他方式不可替代的独特的效用。应该从理论指导、经典传承、文化阐释、媒介传达等四个维度,进一步发挥文学经典朗读的教育功能,以提升教育的艺术性和实效性。

【关键词】文学经典 朗读潜移默化 文化内涵 审美情趣

  

文学经典是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载体,蕴含着丰富的人文内涵,承载着中华优秀传统文化。在特定时代背景的渲染下,闪烁出思想性的光泽,折射出科学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文学经典朗读是通过朗读的艺术形式,将作品美学与声音美学结合起来,突出文艺美学的传达,在调动人们的审美情趣的基础上,潜移默化地影响人们的价值观。


一 文学经典作品与文学经典朗读


文学经典作品是指经受时间考验且传播至今,具有原创性、典范性与权威性的作品,是经过历史的筛选和沉淀、具有较高审美价值和思想文化内涵的文学作品。如我国文学史上第一部诗歌总集《诗经》,我国古典小说的高峰《红楼梦》等。

朗读是将文本文字转化为有声语言的一种创造性活动,朗读包括两种类型:一种是出声的阅读方式,另一种是再创造的有声语言艺术。朗读者以有声的阅读获得美感,听众也能从有声语言艺术中得到美感享受。有声语言最显著的美感特征是“韵律美”,包括清浊、平仄、四呼、共鸣、双声、叠韵、语流音变、轻声、儿化等,同时还表现为表达技巧的美感,包括语意上的清晰完美、感情上的真挚丰满、声音上的圆润自如、语态上的精致细腻和表现上的贴切鲜明。

文学经典朗读是指朗读者在对文学作品的内容与思想充分认知、理解与感悟的基础上,通过有声语言声情并茂地阅读,强调朗读者的主观能动性与二度创作。文学经典作品具有超越时空的生命力,往往是人类智慧的结晶。因此,文学经典朗读也是对文学经典作品的传承与弘扬。文化电视节目《朗读者》《见字如面》《信·中国》的走红,正是找到了文学经典与人们情感需求的切入点,成功引起人们的共鸣。文学经典朗读对教育的作用是浸润式的、潜移默化的。


二 从教育功能的视角看文学精品朗读的基本特征


文学经典作品虽然反映了创作者独立个性、独到视角和眼光,但也蕴含着面向社会、反映生活、透视人性、内涵深厚的共性。作为文学艺术的精华,有一种教育人、感化人,传递价值追求的责任担当。可以说,文学经典,往往是引导人们提升精神境界的生动“教材”。


(一)文学经典作品朗读是教育的美学化


马克思历史唯物主义认为,社会结构由经济基础与上层建筑构成,马克思指出:“经济基础上耸立着由各种不同的表现独特的情感、幻想、思想方式和人生观构成的上层建筑。”由此可见,“上层建筑是由经济基础影响和制约的各种制度及情感、信念、幻想、思想方式和世界观的总和,包括法律、政治、宗教、艺术、哲学等‘意识形态的形式’。”文学经典作品由字词句段篇组成的具体文学语言系统,归根到底是社会生活复杂的想象性、典型性再现。因此,文学经典作品是审美表达过程与思想内涵、价值导向相互侵染、彼此渗透的过程。

文学经典作品中的审美属性是直接的和突出的,善于把隐蔽的社会意图隐藏或渗透在文学话语生成的审美世界中。人们通过文学经典作品的学习,潜移默化地接受文化熏陶,有助于思想教育的艺术化、美学化。


(二)文学经典作品朗读是教育的柔性化


爱国主义情怀是文学作品中永恒的主旋律。文学经典作品中常常蕴含着作者关心国家命运的伟大情怀。古典文学作品中,从屈原的《离骚》到杜甫的“三吏”“三别”;从王安石的“先天下之忧而忧”到文天祥的“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近代文学作品中,从梁启超的“少年强则国强,少年独立则国独立”到林则徐的“苟利国家生死以,岂因祸福避之”。现当代文学作品中,从鲁迅的“横眉冷对千夫指,俯首甘为孺子牛”到夏明翰的“杀头不要紧,只要主义真”;从舒婷的《祖国啊,我亲爱的祖国》到艾青的《我爱这土地》等。这些闪耀着爱国主义情怀的经典作品,具有强烈的艺术感染力,人们每每读起,爱国之情油然而生。

例如“为什么我的眼里常含泪水,因为我对这片土地爱得深沉。”艾青的诗句充满深情、激情,而同样充满深情、激情的朗读,或者通过自己的理解和二度创作而迸发、升华出来的声情并茂的感情色彩,实现了作者与朗读者之间的“情感重合”,会让诗句进一步触动灵魂,震撼心灵,无形中让人们受到精神的熏陶和灵魂的升华,以培养人们强烈的爱国主义精神,这比空洞而直白的爱国主义教育说教更具体形象、更有效果。因此,文学经典作品中的爱国主义情怀,通过朗读而传播,通过咏诵而发散,有助于刚性特点的教育柔性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