邹化政《黑格尔哲学统观》中的哲学理念
作者:武跃    发布时间:2019-04-17    浏览次数:15

【摘要】邹化政先生所著《黑格尔哲学统观——论黑格尔哲学的实质》(以下简称《统观》)一书,探讨了黑格尔哲学最核心的概念:一个是绝对理念,另一个是绝对精神,它们共同构成了黑格尔哲学的骨架和内在生命。《统观》指出:绝对理念作为黑格尔哲学的本体,是有关世界本质和规律的辩证法,是一个共相和精神活动性,其逻辑先在就是黑格尔说明世界的原则。绝对精神则是人类理性不满足于自身存在的有限性而试图认识这个最高存在,从而在精神上通达无限和自由境界的现实历史过程。《统观》的一个重要贡献在于,首次以人的存在和意识还原了绝对理念和绝对精神在黑格尔哲学中的本来涵义。《统观》作者还将黑格尔的绝对理念类比为中国哲学的天道,绝对精神类比为天人合一。《统观》用常识思维能够理解的叙述方式,将隐藏在黑格尔的极为抽象、晦涩的思辨语言中的哲学真谛挖掘了出来。

【关键词】邹化政  黑格尔  绝对理念  绝对精神  天道

  

写下这个标题,心中涌起无限感慨。写此论文,使我有机会向先生表达深切的缅怀和感恩之情。在此首先再现一个久远而清晰的画面——

1987年初夏的一天,我陪同先生坐在长春某医院门诊楼外的一条石凳上,等待身患重病的师母做一项比较耗时的检查。我大概和先生说了几句宽慰的话,但他没有一点反应,眼睛出神的盯着前面的一片灌木丛,突然转过头来问我:“你说黑格尔真的认为这片树丛只存在于人的意识之中么?没有人的意识,它就不存在么?黑格尔为什么会这样想问题?”先生的表情是那么的童心质朴,眼神是那么的深邃专注,完全忘记了身在何处。

已经记不得我当时是怎么回答先生的,肯定是不着边际地胡扯了几句,但这一画面深深地印在了我的脑海中。时光荏苒,岁月悠悠,今日往事重现,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而我于1988年获西哲史硕士学位后入行财经媒体,距今已经整整30年!作为一个曾经迷失于存在问题的英语本科生,虽有幸受益于当年国内屈指可数的西哲史大师之一,但三年苦读自觉才智平庸“悟道”不易,之后的职业选择便知难而退。然而在离开吉大以后,多年来一直有个未了心结:虽然拿到了学位,但其实并未完全读懂黑格尔。个人的体验是,西哲史上其他哲学经典或哲学体系,功夫下到还是能有所得,但黑格尔则是一座罕见的精神迷宫,耗费心力最多却所得甚少。正是这种沮丧感让我心有不甘,很长时间,我一直在不时留意国内外有关黑格尔研究的著述和论述。未曾料到的是,最终满足了我内心期待的仍旧是先生30前的一部旧作——《黑格尔哲学统观——论黑格尔哲学的实质》(下称《统观》)。

然而《统观》并不是一本好读的书,如果不是比较熟悉作者的思想和语言风格,很难对其中探讨的一些涉及黑格尔哲学最核心的概念有个准确的把握。该书出版于1991年,序言写于1984年,说明成书时间较早,在我读研的1985-1988年仍在修改之中。我是很多年后才知道这本书的,读后深感先生的思辨力道,而本文开头的“邹化政之问”的谜底就隐藏在这部旧作中。需要申明的是,本文所涉及问题大多是黑格尔研究的老生常谈,我只是从一个业余“黑粉”的角度谈一点《统观》带给我的思维乐趣,梳理一下当年的未解之惑,在此绝不敢妄称讨论学术问题,误读和偏颇之处还望众学兄海涵并不吝赐教。


 绝对理念与绝对精神


黑格尔哲学有两个非常重要的概念,一个是绝对理念,一个是绝对精神,它们共同构成了黑格尔哲学的骨架和内在生命。30多年过去,国内黑格尔研究基本摆脱了费尔巴哈对黑格尔的误读(认为其哲学体系是《圣经-创世纪》的残余),对绝对理念作为黑格尔哲学的本体是一个内在于宇宙整体的“逻辑先在”而非“时间先在”已成定论。从现有文献看,先生是国内最早纠正费尔巴哈误读的学者之一。据国内著名黑格尔学者——北大张世英教授在其回忆录中的记叙,1982年他在长春讲学时谈到黑格尔《逻辑学》中的纯粹概念外化为自然是一个逻辑先决条件,当时台下的邹化政老师“会心一笑”,事后才知他在吉大坚持同样观点已经好多年。但是先生非常谦虚,他一再对我们强调说:“很多观点并非我的创见而是黑格尔的原意。”《统观》认为,黑格尔在其《哲学史讲演录》中对柏拉图的理念论进行了“黑格尔化”的改造——“理念并不在现实的彼岸,在天上,在另一个地方,正相反,理念就是现实世界。”这应该是绝对理念之逻辑先在的最直接说明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