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胡演奏艺术丰富的精神文化内涵
作者:王瑜波 刘在平    发布时间:2019-04-17    浏览次数:14

【摘要】二胡艺术最早发源于中国古代北部地区的游牧民族奚人,故而称为“奚琴”。但奚琴、嵇琴应该都是二胡的前身,因为两者的结合与流变,造就了包括今天的二胡在内的胡琴类民族乐器。千年沧桑,赋予她精神文化的灵性和无穷的魅力,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宝库中的一件珍品,成为在民间广为流传、深受喜爱的一朵艺术奇葩。历史上的二胡艺术传播于民间,传承于民间,演变于民间,提升于民间。二胡艺术受到道家思想的浸染滋润,从文化品格上来说与道家精神相通,这也是她一直在民间社会自然流动、传承,内蕴不断丰富、升华的重要原因。二胡的功能特性和文化内涵,体现了大道至简、上善若水、负阴抱阳等哲理,含蕴了气韵交融的审美情趣。二胡的学习、修炼、演奏和领略鉴赏,有利于提高人生境界和修身养性。

【关键词】二胡艺术  道家哲学  辩证哲理


一 源远流长——植根于民间的艺术奇葩

  

在民族乐器家族中,二胡并非显赫,但她就像小提琴在西洋乐器中一样,以独特的优势占据重要地位。英文翻译除了“ erhu”“urheen”之外,还有“Chinese fiddle(中国小提琴)”。不仅在独奏中特色鲜明,在器乐合奏中独领风骚,而且在社会上,更是家喻户晓,广泛普及。千年沧桑,赋予她精神文化的灵性和无穷魅力,成为中华民族传统文化宝库中的一件珍品,成为在民间广为流传、深受喜爱的一朵艺术奇葩。

二胡的前身,最早发源于中国古代北部地区的游牧民族奚人,故而称为“奚琴”。宋代欧阳修作诗《试院闻奚琴作》云:“奚琴本出奚人乐,奚虏弹之双泪落;抱琴置酒试一弹,曲罢依然不能作。”从诗句传递的信息来看,一是奚琴最早为弹拨乐器,应该是后来演变为弓弦结合;二是战争中被俘获的奚人在将奚琴带入中原中发挥了作用。而陈肠的《乐书》记载:“奚琴本胡乐也,出于弦而形亦类焉。奚部所好之乐也。盖其制,两弦间以竹片轧之,至今民间用焉。”两弦之间用竹片轧之的“轧”,是弹,还是摩擦?应该是兼而有之。总之,二胡的前身之一是奚琴,应该是于史有据的。

有一种说法认为,二胡的前身也叫“嵇琴”和“胡琴”。嵇琴,被认为是“嵇康弹过的琴”,宋代末学者陈元靓在《事林广记》中这样记载:嵇琴本嵇康所制,故名“嵇琴”。如果此说成立,就只能说明嵇琴是嵇琴,奚琴是奚琴,嵇琴并非奚琴的别称。当然,也有一种说法,奚琴在宋代被更名为嵇琴。可是,还是有问题,因为早在唐代,大诗人孟浩然诗中就写有:“竹引嵇琴人,花邀戴客过”的诗句。到了宋代,乐工徐衍演奏中突然断了一根弦,依然能够从容淡定地以单弦继续演奏,“一弦嵇琴格”传为美谈。沈括记载:“熙宁中,宫宴,教坊伶人徐衍奏嵇琴,方进酒而一弦绝,衍更不易琴,只用一弦终其曲。”因此,嵇琴并不就是奚琴。嵇康生活的年代是魏晋,他所弹用的应该是一种古琴,随着《广陵散》成为“绝响”,其琴踪迹难考。但无论是曲目的绝响还是琴踪的难考,都不代表琴的绝迹。既然后世有“嵇琴”出现,相信或是该琴、或是该琴种、或是类似的乐器,以流落民间的方式而流传。如此,便与奚琴无关。更何况,宫廷宴乐中出现嵇琴,也应该不是当时多在民间流传的奚琴。

再说“胡琴”,最早并非专指二胡,根据唐毓斌先生考证,唐宋时期,胡琴是对西北和北方民族传过来的一些乐器的统称,包括琵琶、箜篌、忽雷等。但是,我们很难苟同唐毓斌先生的另一种说法:认为马尾胡琴与二胡没有渊源关系。实际上,宋代开始出现的“马尾胡琴”,应该是奚琴的演变、后来二胡的雏形。沈括《梦溪笔谈》载:马尾胡琴随汉车,曲声犹自怨单于。”《元史·礼乐志》对这种琴的结构作了具体描述:“胡琴,制如火不思,卷颈,龙首,二弦,用弓捩之弓之弦以马尾。”所以,后来人们称二胡为“胡琴”,是有道理的,但“胡琴”依然是二胡演变出来、发展出来的弓弦类乐器的统称,包括板胡、京胡、椰胡、四胡、坠胡、嗡子以及胡胡等。元朝马尾胡琴的流传,在明代有了千斤(切音线),形制结构与今天的二胡已经颇为接近。自明末起,弓弦乐器普及,演奏技巧有了许多变化提升。“二胡”这一名称确立的时间,没有明确记载,但一般认为是近代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