陶渊明诗文中的志趣情怀
作者:李国威    发布时间:2019-04-17    浏览次数:15

【摘要】陶渊明一生几度出仕,最后一次任彭泽县令才八十多天,便弃职而去,归隐田园。他是中国第一位田园诗人,酸甜苦辣皆诗句,喜怒哀乐成文章。他弃禄归隐,用优美的诗句表达人生宣言;他守拙抱田,用精彩的文字记录善行心路;他的《桃花源记》,体现了隐逸思想的最高境界。文如其人,其灿灿诗文,言出于心,真实记录了他在各种处境中的人生感悟,展现了他的率真个性和处世之道,生动地演绎了平凡生活中的美感和诗意、志趣与情怀。

【关键词】陶渊明 归去来兮辞 桃花源记

  

陶渊明,又名潜,字元亮,私谥靖节,浔阳柴桑(今江西九江)人。陶渊明所处的时代,政局紊乱,社会动荡,民不聊生。他的人生之路可谓一波三折:先种田,后做官,最后归隐。虽然一路坎坷,但他一步一个脚印、一程一个境界走来,灿灿诗文,言出于心,真实地记录了他在各种处境中的人生感悟,展现了他的率真个性、处世之道以及志趣情怀。

笔者退休二十余载,已届耄耋之年,闲暇日多,未忘潜心研读祖国优秀文化典籍,尤其醉心于乡贤陶渊明的经典诗文,故时有所得,遂成拙文,示之以求教于大家。

  

《归去来兮辞》是陶渊明弃禄归隐的人生宣言

  

陶渊明出任彭泽县令,“在官八十余日”后弃禄归隐,作《归去来兮辞》,是为归隐初作。此文以“序”为里,作内省,忆往事,讲质性,含而不露;以“辞”为表,作宣言,诉乱世,息驾归,慷慨激昂。两者表里相成,喷薄而出,更见其心,知行统一。

  渊明少时,好读六经,爱看异书,博学善文,既有“学而优则仕”的基础,又有“猛志济苍生”的宏愿,理应学成出仕,但因“少无适俗韵,性本爱丘山”的个性,却在家种田,直到弱冠之年才想出去求官。这一转变,主要出于两个动因:一是“余家贫,耕植不足以自给。幼稚盈室,鉼无储粟,生生所资,未见其术。”二是“亲故多劝余为长吏,脱然有怀,求之靡途。”由此看出,渊明出仕,不是为升官发财,而是另谋生计养家糊口,同时也想有所作为。可是,仕途并不顺心。宦游前后三十年中,半官半农,上上下下,城乡往返,了解到很多情况,一方面,深知农民种田太苦,灾害多,税费重,日日勤劳,无计聊生,而且长期未得丝毫改善;另一方面,了解衙门积习太深,饕餮之徒,其流甚众,争权夺利,添乱搅浑,不问稼穑,鱼肉人民。渊明委心形役,欲有作为,多次建言修缮,执事置若罔闻;以身作则,属吏阳奉阴违。在这种处境中,不是同流合污,自违本性,就是存真不共,自免去职,二者必归其一。渊明不言其他,只问自己,而溢于言表的就是一颗良心:“质性自然,非矫励所得。饥冻虽切,违己交病。尝从人事,皆口腹自役。于是怅然慷慨,深愧平生之志。犹望一稔,当敛裳宵逝。”他认为,自己本性天生如此,不堪绳墨,不染俗尘,只能秉性前行;饥寒交迫虽然痛苦,也许经过勤劳有所改善,而自违本性则比饥寒交迫更见卑鄙,更遗耻辱;过去从政,皆因贫困所驱,并非本性所好;今天弃禄归隐,不要公田为润,正是本性所为;原来打算等到农民一年收成到手辞官,现在违己病深,不可丝毫迟疑,走得越快越好。字里行间可见渊明愧己之深,归心之切。

  当渊明回到故乡,就像进了乐园,“乃瞻衡宇,载欣载奔。僮仆欢迎,稚子候门”,“携幼入室,有酒盈樽。引壶觞以自酌,眄庭柯以怡颜。倚南窗以寄傲,审容膝之易安”,“策扶老以流憩,时矫首而遐观”,“登东皋以舒啸,临清流而赋诗”。既像脱笼之鸟,又似破网之鱼,欲飞则飞,欲游则游,随醉随吟,其乐融融,真是喜从悲来。

然而,归来短暂的共乐,难以洗尽辞官独悲。当他想起“亲故多劝”和“家叔见用”等情事,又深感默默然归来不智,于是决心作个宣言《归去来兮辞》,告别官府,划清界线,诉向社会,以慰良知:“归去来兮!田园将芜胡不归?既自以心为形役,奚惆怅而独悲!悟已往之不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归去来兮!请息交以绝游。世与我而相违,复驾言兮焉求?悦亲戚之情话,乐琴书以消忧。”语词斩钉截铁,掷地有声,接着作归隐宣誓:“富贵非吾愿,帝乡不可期。怀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聊乘化以归尽,乐夫天命复奚疑!”表达了顺应自然,终身不仕,终老园田的决心。《归去来兮辞》深含知白守黑、去伪存真、奋进勇退的辩证思想和生活态度,既展示了陶渊明的独特人格,也给我们留下了一面镜子,其社会价值,至今值得我们正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