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中国“高校专项计划”的分析与思考
作者:杨雅坤 王曦 陈铎    发布时间:2019-09-05    浏览次数:18

【摘要】高校专项招生计划的制定与实施,是中国教育领域改革发展的一项重要举措,有利于在中国教育机会的扩大的基础上向教育公平的转化。国际国内相关的理论探讨提供了比较厚重的理论背景。计划的实施已经进入第五个年头,这一举措拓宽了农村学生就读重点高校的升学渠道,但也存在考生竞争压力巨大,录取计划不满额和区域间录取情况不平衡等问题。对此,可以从统筹调整计划分配方案,优化选拔方式,探索多元化补偿机制等角度出发,提高选拔效率,完善配套政策,切实保障高等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

【关键词】高校专项计划教育公平资源分配

  

“高校专项计划”的理论背景与社会背景

  

“高校专项计划”是“农村贫困地区定向招生专项计划”的简称。按照这一计划的要求,中央部门高校和地方“211工程”高校为主,面向相对贫困、落后地区开展专项招生,每年招生规模为5万名。实施这一计划的区域有:全国832个贫困县(包括所有集中连片特殊困难县和国家级扶贫开发重点县,含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在新疆南疆三地州的22个团场),以及重点高校录取比例相对较低的河南、甘肃等10省区。在这些区域,考生具有当地连续3年以上户籍和当地高中连续3年学籍并实际就读、符合当年统一高考报名条件、父母或法定监护人具有当地户籍的,均可报考本省(区、市)实施区域的国家专项计划。考生须参加当年全国统一考试,招生单位按照相关规定进行录取,专项招生计划不少于学校本科招生规模的2%。中央部门高校要将调减的特殊类型招生名额优先安排高校专项计划,主要招收边远、贫困、民族等地区县(含县级市)以下高中勤奋好学、成绩优良的农村学生。

与上述专项招生计划并行档,还有地方重点高校招收农村生专项计划(简称“地方专项计划”)。由各省(区、市)本地所属重点高校承担,招生计划原则上不少于有关高校本科一批招生规模的3%。地方专项计划实施区域、报考条件和录取办法由各省(区、市)因地制宜确定。

高校专项招生计划的制定与实施,是中国教育领域改革发展的一项重要决策,国际国内相关的理论探讨提供了比较厚重的理论背景。改革成果惠及民众的一个重要侧面,即教育机会的扩大。而随着改革深化,教育机会的公平问题愈来愈受到关注,学界的理论探讨逐渐集中到从教育机会的扩大,向教育机会的公平转化,从而为政府政策导向的转变提供了依据。比如杨东平指出:“政府公共政策的不同取向或偏差,往往会加剧现实中的教育不公;同时,相对于缩小历史形成的发展差距而言,通过制度变革和政策调整来增进社会公平,是更为容易实现的。因而,认识和调整这一制度性因素,应当是我们关注的重点。”教育公平问题在一些发达国家也曾经是教育发展中出现过的问题,也曾经引起理论界的探讨。比如爱尔兰学者雷夫特里(Raftery)和霍特(Hout)就曾经提出“最大限度地维持不平等(Maximally Maintained Inequality, MMI)”假设,从社会分层和社会流动的角度出发,阐释了爱尔兰在工业化进程中教育扩张与教育分层之间的关系。他们指出,高校扩大招生规模虽然能在一定程度上提升弱势阶层的入学机会,但并不能消除教育机会的不平等状况。只有当优势阶层的入学需求已经处于饱和状态,优势阶层和弱势阶层之间入学机会的差异才可能减小并最终消失。在此基础上,Lucas提出了“有效维持不平等”理论。该理论认为,当社会上的入学机会大幅提升,人们能够轻而易举地获得某个阶段的教育,那么他们将会考虑通过何种方法可以提升该阶段教育质量的问题。毋庸置疑,出身优势阶层的父母会想方设法让子女获得更高质量的教育。也就是说,如果入学机会在数量上处于不饱和水平,那么这些优势阶层的人们会获得数量上的优势;如果数量上得以饱和,那么优势阶层将获得质量上的优势。

联系中国的实际,一些学者对于国内不同阶层高等教育入学机会差异进行研究,认为随着高校扩招,农村学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增加了,但他们往往集中在地方及高职院校,进入“985工程”、“211工程”或部属院校的比例越来越小,这说明他们只是获得了更多的入学机会数量,而没有提升入学质量数量,所以入学机会从质量上来看一直呈现相对固定的状态。在这种情况下,由于基础教育水平的差异,优质高等教育资源更多地被来自城市的考生——即优势阶层获取,进而导致弱势阶层(以农村考生为主)进入重点高校的比例呈下降趋势,实际上是机会的扩大没有带来机会的公平,这表明“最大限度地维持不平等”和 “有效维持不平等”理论是适用于中国教育现状的。

克里斯托夫·詹克斯(Christopher Jencks)在《不平等:对美国家庭与学校教育影响的再评价》一书中提出的“人道主义公平理论”认为,每一个人都有平等接受教育资源的机会,故而对于早期教育机会较少或因后天客观原因导致某些社会成员的教育水平处于劣势时,社会应给与补偿。例如,有些人由于所处地域、原生家庭、经济条件等原因,受到的基础教育水平较差,但是他在早期教育积累上存在的劣势是由于他的出身导致的,而个人是没有办法选择出身的,因此社会应给与他相应的补偿以促进教育公平。

中国改革开放以来,中国高等教育逐步进入大众教育阶段,民众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持续增加。2017年全国各类高等教育在学总规模为3779万人,高等教育毛入学率达到45.7%。整体入学率的提升,也普遍提高了全社会考生接受高等教育的机会,这一点在广大乡镇、农村学生身上体现得更为明显。但是,由于不同区域基础教育水平差异的不断扩大,滋生了一种新型的城乡学生入学机会不均等现象——即出身城市的学生可以得到更多进入诸如“双一流”、“985工程”、“211工程”等优质院校的机会,而普通院校和高职院校则成为了农村考生的主要升学渠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