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市民幸福感与休闲满意度研究
作者:刘炳献 李里    发布时间:2019-09-06    浏览次数:13

【摘要】中国政府正在将居民的幸福感作为施政的主导目标,幸福感亦是个人追求的终极目标。休闲满意度与幸福感之间具有高度的相关性,本文通过问卷调查与统计检验的研究方法,以珠海为案例地实证了休闲满意度与幸福感之间的高相关性,同时以人口统计特征为变量比较了珠海市不同群体居民在休闲满意度上的差异,调查显示,性别、年龄、收入等变量对休闲满意度的影响较大,婚姻状况、教育程度、家庭结构、居住地等因素对其影响较小。

【关键词】幸福感  休闲满意度  珠海市民


一  引言


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中,充分体现了“为中国人民谋幸福”的执政理念。2013,国务院批准颁布的《国民旅游休闲纲要》(以下简称《纲要》)也着重彰显“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旨在提升人民的生活质量。换句话说,《纲要》的最终目的是为了提高国民幸福指数。早在20111月,中国珠海市委六届九次全会提出“率先转型升级,建设幸福珠海”的发展目标,其政策内涵在于增加珠海人民的富足感、安全感、公平感、归属感和自豪感,在建设幸福广东进程中走在全省前列。同年7月“幸福之城”作为商标被国家工商总局商标局正式授予珠海旅游业界,未来十年珠海可以通过此商标推广幸福珠海城市形象和相关旅游资源,项目涵盖观光旅游、旅游预订、汽车出租等9项。在这之后的“十三五”时期,珠海再次提出“打造和谐幸福之城”的城市发展目标。

幸福感研究源远流长,它一直是哲学、心理学、社会学、伦理学、经济学所讨论的重要话题。无论是过去、现在、将来,幸福都是所有时代和所有地方的人一直追求的目标。人类的历史,就是追求幸福的历史,同时它还是哲学、伦理、宗教思想的历史。对于幸福感的研究,心理学主要有三种研究取向,即:主观幸福感、心理幸福感和社会幸福感;经济学主要关注收入对于幸福感的影响;哲学则关注幸福与人生终极价值的关系、追求幸福与价值实现的关系;社会学则侧重幸福的社会条件和社会机制,以及幸福指数的研究。不同的人对幸福有着不同的理解。所有这些都从某一学科的视角对幸福问题作出了独特的研究。如今休闲和幸福感是最具活力的两大研究领域,本文着眼于珠海,在调查问卷的基础上,从休闲学的视角探讨珠海市民的幸福感,剖析休闲和国民幸福感之间的关联,并试图从学理层面构建国民幸福感的理论框架,为深化幸福感的研究提供一定的依据。

“伊斯特林悖论”(Esterlin paradox呼吁人们更广泛地关注收入和幸福之间的关系。富裕国家的国民比贫穷国家的国民生活得更幸福,但飞速的经济增长并没有为富裕国家国民的幸福感带来多大程度的提升。金钱可以带来幸福,但这种幸福不会很多,它不能有效地提升国民的幸福感。幸福感的决定因素很多,它既包括金钱、收入和财富,个性及个体因素,如何支配个人的工作、休闲和社会关系,还包括更广泛的社会背景。美国著名休闲研究专家杰弗瑞·戈比(Geoffrey Godbey)认为:“休闲是从文化环境和物质环境的外在压力下解脱出来的一种相对自由的生活,它使个体能够以自己所喜爱的,本能地感到有价值的方式,在内心之爱驱动下的行动,并为信仰提供一个基础” 。从这一定义可以看出,休闲活动和人的幸福感息息相关。如果一个人没有对生活的热爱,他就无法享受到休闲,也无法获得幸福感。“个体能够以自己喜欢的,本能地感到有价值的方式” ,这种方式肯定对其自身的健康有着益处,也利于个体获得幸福感。从休闲视角研究市民的幸福感可破除“伊斯特林悖论”。从另一个角度,对“幸福感”、“休闲满意度”等问题的关注这也符合我国政府行政管理理念的转变,从一味强调GDP增长的冷冰冰的数字关注转变到对国民的幸福快乐的人文关怀,珠海市委提出的增加珠海人民的富足感、安全感、公平感、归属感和自豪感的“以人为本”的执政理念正是这一转变的体现。此次研究主要回答三个问题:一是休闲满意度与幸福感之间有多大相关性;二是珠海市民的休闲满意度有多高;三是不同群体的休闲满意度是否有差异。


二  国内外研究进展


(一)幸福感


西方古典幸福理论研究可分为三个阶段,即古希腊罗马时代的幸福论、中世纪的幸福论和近代资本主义时期的幸福论。现代的西方学者持续关注幸福的研究,尼古拉斯·怀特认为:“幸福不是那么简单,幸福概念可能就是一种坚定的,但是不能实现的希望的表达,希望各种追求的某种清晰一致的表达。”《哈佛幸福课》一书的作者丹尼尔·吉尔伯特,以通俗易懂的方式向人们传递幸福,他认为人类的幸福感区别于其他所有动物,人类对于自己未来的预期往往和实际存在偏差。他还认为幸福掌握在自己手中,人们拥有自主选择的权利,从而也能提高自己的幸福基础。马丁·塞里格曼认为真正的幸福感源自对自身所拥有的优势的辨别和运用,来源于对生活意义的理解和追求。中国传统幸福观在全释幸福的内涵上不仅仅重视人的主观内在感受,更重视个人幸福同自然、他人、社会的相互关联,这与现代和谐社会思想的理路是基本一致的。


(二)休闲满意度


休闲满意度的研究始于20世纪80年代,它用来测量具体休闲活动质量和个体的休闲品质。比尔德和拉吉卜的休闲满意度界定得到休闲学研究者广泛的认同。他们认为休闲满意度是个体从事休闲活动和休闲选择所形成、得出和获得的积极的感知或者知觉。个体对他们目前的休闲体验和休闲活动的满意程度促成了休闲满意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