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湾城市群对外经济关系及前景展望
作者:蔡溢    发布时间:2020-09-16    浏览次数:10

【摘要】北部湾城市群具有一定的地缘优势和开放传统,在“一带一路”国家战略中地位突出。北部湾城市群应抓住机遇,从工业﹑农业﹑旅游产业等方面深化改革,实现实质性提升,以湛江和北海为核心,实施“走出去”战略,突出海洋主题和东盟特色,在对外交流上充分发挥民间和社团的功能作,利用“一带一路”海上丝绸之路对湛江及北海的城市定位,积极走“创品牌”的制造业升级之路。

【关键词】北部湾城市 对外开放 海上丝绸之路 创品牌 民间社团

 

2017120日,国务院批复了《北部湾城市群发展规划》。按照规划,北部湾城市群将成为“发挥地缘优势,挖掘区域特质,建设面向东盟、服务‘三南’(西南中南华南)、宜居宜业的蓝色海湾城市群”的国家级城市群。尽管这一区域目前的发展水平与长三角与珠三角等发达地区有较大的差距,但其地缘位置具有较大的独特性。这一地区横跨广西﹑广东﹑海南三省,连接东部和西部广阔的地区,是中国陆上距离东盟最近的地区,又具有“一带一路”沿线﹑沿边的优势,因而具有广阔的发展空间。

 

一 对外经济关系的大背景及北部湾城市群的定位

 

北部湾城市群,包括广东西部沿海地区的湛江﹑茂名﹑阳江,广西的南北钦防四城市以及崇左﹑玉林以及海南的海口等城市。历史上,这一区块一向被认为具有战略防御地位,但不是对外开放的前沿。广东的经济中心在珠江三角洲,湛江以及广西的南宁﹑北海﹑钦州﹑防城港等,对外资吸引力较弱。

2018年,习近平主席宣布了对外开放的四大新举措:“一是大幅度放宽市场准入;二是创造更有吸引力的投资环境;三是加强知识产权保护;四是主动扩大进口。四大措施使得中国的对外开放再上新高度”中国改革开放以来,解放了生产力,激活了以民营经济,释放了人才、资金、技术等要素的活力。党的十八大以来,各城市不断放宽入户标准,对农民工及社会弱势群体增加了柔性政策,一系列有利于新生代农民工融入城市的法律法规政策出台,城市管理更加人性化,这一系列改革举措减少了阻碍经济发展的障碍。

中国将来的趋势是成为进口大国,这也是美国﹑欧盟﹑日本﹑澳大利亚等发达国家曾经走过的路。产品生命周期理论告诉我们,当一个产品在初创和刚投入市场的婴儿期,起决定作用的是研发和技术,但产品进入衰退期,起决定作用的人工成本。例如汽车曾经是技术密集型产品,最初美国占有技术优势,所以大规模出口;接着进入成熟期,比美国技术稍落后的日本和德国开始大规模生产并且出口。技术成熟后,可以标准化规模化的生产,人工成本低的国家开始发挥后发优势,中国成为汽车生产大国和出口大国。随着中国人工成本不断上升,以及资源、环境等问题,以及中产阶级的扩大,对高质量﹑高附加值的商品和服务的需求大增,促使中国迈向进口大国。从全世界购买中国货到“中国人在家门口购买全世界商品”的转变,这也是深入对外开放,减少贸易摩擦的重要举措之一。2018年中国将汽车整车税率为25%135个税号和税率为20%4个税号的税率降至15%,将汽车零部件税率分别为8%10%15%20%25%的共79个税号的税率降至6%。这项举措将会影响到其他商品,可以预知的是国家降低进口商品关税的方向不会改变。缩小贸易顺差,基本达到贸易平衡的方向不会改变。所以,我们的消费层面和实体经济要做好从出口大国向进口大国转变的思想准备。

“一带一路”国家战略是中国扩大对外开放、实现贸易对象国多样化、减少对欧美市场依赖性的重要举措。“一带一路”不带有意识形态色彩,更不是胡萝卜加大棒或新式的殖民主义。有学者指出:“如果所有国家都通过各类补贴大规模实施产业政策,那就会带来市场与价格机制的失灵,资源配置的扭曲和生产效率的大幅下降”。中国从现有的国际贸易规则中受益良多,所以以往通过补贴来促进相关产业出口的做法将会得到纠正。尽管中国经过40年的改革开放,GDP已经达到了美国的60%,但人均GDP2017年为8643美元,世界排名第71位,还达不到世界的平均水平,只有美国的七分之一略少。更何况中国经济发展存在着各种问题,比如贫富差距拉大,地区发展不平衡,经济发展的推动力仍然是出口﹑投资,特别是房地产领域的投资,消费严重不足甚至出现了中产阶级消费降级的趋向。可以预测的是,中国绝无可能主动发起与美国的“冷战”,反而会不断深化市场化改革,更多地融入国际规则。

从北部湾城市群的历史来看,合浦和徐闻是海上丝绸之路的始发港,早在汉代就已经跟波斯﹑斯里兰卡等古丝绸之路沿线的国家做贸易。合浦的汉代大型古墓遗址就是历史见证。代鸦片战争以后,北海和湛江相继作为殖民地?,是重要的对外贸易港口。在北海,出现了中国近代史上最早的海关、邮局、西医、洋行。北海边上的广州湾,也就是现在的湛江,是与香港齐名的“七子之一”,曾经是商贾云集。北海和湛江这两个城市是中国最早对外开放、接受外国文化最早的地区之一。2017年,习近平把访问北海作为广西的第一站,要求北海挖掘海丝文化,进一步打造向海经济。国家对湛江的城市定位是与深圳﹑厦门﹑宁波等城市一起,构建海上战略支点城市。对北海的定位是门户和枢纽城市,对广西的定位是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与丝绸之路经济带有机衔接的重要门户。在这样的背景下,湛江提出借助海洋优势建设“南方海谷”;北海加大了铁山港区的开放和开发,加快了海洋经济园区的建设。

 

二 北部湾城市群对外合作层面:以湛江和北海为例

 

笔者认为对外开放有三个层次:第一层次是商品的往来,即外贸;第二层次是资本的往来,即招商引资和“走出去”战略;第三层次是品牌和软实力的输出,比如说美国利用其强大的软实力,把麦当劳等品牌在全世界输出。目前整个国家正从第一层次迈入第二层次的对外开放,而湛江北海等城市处在第一层次,第二层次的开放刚刚开始,第三层次几乎没有。

 

(一)湛江和北海沿海城市对外开放的特点

 

第一,两个城市在对外开放历程都比较曲折,但开放的力度在逐渐增长。湛江经济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港口兴市”(1956 年至20世纪90年代);“两水一牧”(1985年至1992年);从“大发展”到“大走私”(1992年至1998年);和“工业立市,以港兴市”(2003年以来)。湛江经济发展总体上比较缓慢,人均GDP长期低于全国和广东省平均。北海的经济同样经历了曲折的发展过程,20世纪90年代的房地产泡沫重创了北海经济,一直到2003年以后才从房地产泡沫中复苏过来。至21世纪初,北海尚未形成强有力的工业体系和支柱产业,工业的薄弱也影响了旅游业等第三产业的发展。北海的房地产卖的是阳光﹑沙滩﹑海水等自然风光,但把北海作为长居地的外地人非常少。凤凰网曾经有一篇文章将北海喻为“守着金饭碗讨饭”的欠发达地区。

第二,湛江利用外资规模较小,主要集中在制造业领域。湛江经济的外向程度比较低,工业实力不强,但港口优势明显,但增长幅度比较快。以2017年的数据为例,全年签订利用外资项目48个,比上年增长269.2%;合同外资金额16065万美元,下降44.1%;实际利用外资金额8095万美元,增长32.0%。同期广东省利用外资229.06亿美元。湛江在广东省排名大概是第14位。对外合作的领域主要集中在制造业领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