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司马槱与苏小小的人鬼恋
作者:石观海    发布时间:2020-09-16    浏览次数:10

   【摘要】苏小小是位史籍无载、生平难考却地上有墓、诗中有名的迷幻女性。南朝民歌《钱塘苏小小歌》给文人们提供了一个形象朦胧的“苏小小”雏形,唐宋以后的文人们不断地以诗词想象、小说情节去丰满她,激活她,终于使她成为钱塘第一才妓。实际上,苏小小是包括沈建在内的一个中国文人集体。为扩大苏小小的声名和影响而起到了巨大助推动用的是白居易和刘禹锡。晚唐诗人们虽然仍然没有忘记刘白等人集体塑造的“妓女”苏小小形象,但读了晚唐诗人的诗作,更会令人觉得中唐诗人极力渲染的苏小小不过是个飘渺的传说。宋人的几部书都记载了苏小小、司马槱的人鬼恋。历史上,文人的心底横亘着一个苏小小情结。历史上似曾有个苏小小,她曾惹得多少文人浮想联翩。

【关键词】苏小小 司马槱 巫山神女

                   

 

诗词作品存在著作权问题的并不罕见,如《行宫》的作者是元稹还是王建、《蝶恋花(庭院深深深几许)》的作者是冯延巳还是欧阳修、《生查子(去年元夜时)》的作者是欧阳修还是朱淑真等等,但大都不过是两个作者之间的分歧,出现多人作者之争的并不多见,然而也还是有,比如这首《黄金缕》:

妾本钱塘江上住。花落花开,不管流年度。燕子衔将春色去,纱窗几阵黄梅雨。斜插犀梳云半吐,檀板轻敲,唱彻黄金缕。望断行云无觅处,梦回明月生南浦。

《黄金缕》就是《蝶恋花》,原本是唐教坊曲,曲名采自梁简文帝萧纲《东飞伯劳歌》的翻阶蛱蝶恋花情。自宋代成为词牌后,又名《黄金缕》,大约是取自李白《赠裴司马》诗中的“翡翠黄金缕,绣成歌舞衣”。此外。这个词牌还有《鹊踏枝》、《凤栖梧》、《卷珠帘》、《一箩金》等异名。关于此词的作者,有人说是苏小小,有人说司马槱,有人说是秦觏。就人物的时代而言,后两人都是北宋的,司马槱是司马光的宗亲,秦觏是秦观的胞弟,《黄金缕》又始于宋代,说他们是词的作者还有点儿靠谱。而苏小小却是南北朝时人,虽然可以把南北朝时期看作是词的萌芽时期,但《黄金缕》一词绝不可能创自李白之前,所以断断不能把她定为作者。

苏小小是位史籍无载、生平难考却地上有墓、诗中有名的迷幻女性。其名始见于南朝徐陵《玉台新咏》中的《苏小小歌》,宋人郭茂倩把这首歌收入《乐府诗集》卷八十五《杂歌谣辞》后,注释道:“一曰《钱塘苏小小歌》。《乐府广题》曰:‘苏小小,钱塘名倡也,盖南齐时人。西陵在钱塘江之西,歌云西陵松柏下'是也。《乐府广题》的撰者沈建比郭茂倩的时代虽然早些,但其说很可能也是自己的臆想。这首民歌的原文是:

我乘油壁车,郎骑青骢马。何处结同心?西陵松柏下。

因为标题亦作《钱塘苏小小歌》,所以沈建猜测她是“钱塘”人氏;此歌收在梁陈人徐陵编纂的《玉台新咏》里,所以沈建推断其“盖南齐时人”;歌中有“西陵松柏下”之语,所以沈建又演绎出“西陵在钱塘江之西”,“钱塘江之西”是西湖,于是“西陵”便变成了“西泠”。只是苏小小是“名倡”的结论不知道沈建是如何推演出来的。想来在从前那个社会,有才华的女子是不会唱出这种颇为开放的情歌的,一旦敢于同情郎哥“结同心”而幽会于“松柏下”的,当然不会是“正经”人家的女儿,于是,沈建便凿凿有据似的向世人介绍说苏小小是一个“名倡”。

实际上,苏小小是包括沈建在内的的中国文人的一个集体杰作。南朝民歌《钱塘苏小小歌》给文人们提供了一个形象朦胧的“苏小小”雏形,唐宋以后的文人们不断地以诗词想象、小说情节去丰满她,激活她,终于使她成为钱塘第一才妓。文人何以如此热衷苏小小这个原本十分模糊的江南女子呢?因为在口耳相传中她首先姿色出众,其次有才情,会吟诗,再次是沦落风尘,为青楼女子。最后一条虽然不堪,但是十分重要。倘若她是豪门名媛或者小家碧玉,即使再会吟诗,再有风情,谁敢和她交际往来,谁能在她头上说三道四?所以后世的人就总结道:苏小小者,南齐时钱塘名妓也。貌绝青楼才空士类当时莫不艳称。以年少早卒,葬于西泠之坞。芳魂不殁,往往花间出现。

 

 

《苏小小歌》唱的是苏小小与情郎哥幽会“西陵松柏下”,而苏小小却不一定是歌的作者,但不管是唱她的还是她唱的,人们提起这首歌时总要说《苏小小歌》,于是就有意无意地给人造成了这首民歌的作者就是苏小小的印象。苏小小随同这首歌亮相人世大约在公元六世纪的中叶,此后一直到唐代宗宝应元年(762)即中唐开始时的两百余年间,几乎没有被人们谈及。她的再次为人关注并且成为热点,是中唐诗人韩翃、权德舆、柳中庸、白居易、刘禹锡、李绅、张祜、徐凝、殷尧藩等前呼后拥的结果。试看这些诗作:

归舟一路转青蘋,更欲随潮向富春。吴郡陆机称地主,钱塘苏小是乡亲。
葛花满把能消酒,栀子同心好赠人。早晚重过鱼浦宿,遥怜佳句箧中新。

韩翃《送王少府归杭州》

万古荒坟在,悠然我独寻。寂寥红粉尽,冥寞黄泉深。

蔓草映寒水,空郊暧夕阴。风流有佳句,吟眺一伤心。

(权德舆《苏小小墓》)

草短花初拆,苔青柳半黄。隔帘春雨细,高枕晓莺长。
无事含闲梦,多情识异香。欲寻苏小小,何处觅钱塘。

(柳中庸《幽院早春》)
望海楼明照曙霞,护江堤白踏晴沙。涛声夜入伍员庙,柳色春藏苏小家。
红袖织绫夸柿蒂,青旗沽酒趁梨花。谁开湖寺西南路,草绿裙腰一道斜。
                                            
(白居易《杭州春望》)
何处春深好,春深妓女家。眉欺杨柳叶,裙妒石榴花。
兰麝熏行被,金铜钉坐车。杭州苏小小,人道最夭斜。
                              
(白居易《和春深二十首》之二十)

苏州杨柳任君夸,更有钱唐胜馆娃,若解多情寻小小,绿杨深处是苏家。
苏家小女旧知名,杨柳风前别有情。剥条盘作银环样,卷叶吹为玉笛声。

(白居易《杨柳枝词》)
余杭形胜四方无,州傍青山县枕湖。绕郭荷花三十里,拂城松树一千株。
梦儿亭古传名谢,教妓楼新道姓苏。独有使君年太老,风光不称白髭须。

     [自注]:州西灵隐山上有梦谢亭,即是杜明浦梦谢灵运之所,因名客儿也。苏小小本钱塘妓人也。

                                               (白居易《余杭形胜》)

钱塘山水有奇声,暂谪仙官领百城。女妓还闻名小小,使君谁许唤卿卿。
鳌惊震海风雷起,蜃
嘘天楼阁成。莫道骚人在三楚,文星今向斗牛明。

(刘禹锡《白舍人自杭州寄新诗有柳色春藏苏小家之句因而戏酬兼寄浙东元相公》)

报白君,别来已渡江南春。江南春色何处好,燕子双飞故官道。

春城三百七十桥,夹岸朱楼隔柳条。丫头小儿荡画桨,长袂女郎簪翠翘。

郡斋北轩卷罗幕,碧池逶迤绕画阁。池边绿竹桃李花,花下舞筵铺彩霞。

吴娃足情言语黠,越客有酒巾冠斜。坐中皆言白太守,不负风光向杯酒。

酒酣襞笺飞逸韵,至今传在人人口。报白君,相思空望嵩丘云。

其奈钱塘苏小小,忆君泪点石榴裙。

(刘禹锡《乐天寄忆旧游,因作报白君以答》)
一株繁艳春城尽,双树慈门忍草生。愁态自随风烛灭,爱心难逐雨花轻。
黛消波月空蟾影,歌息梁尘有梵声。还似钱塘苏小小,只应回首是卿卿。

(李绅(《真娘墓》)

嘉兴郭里逢寒食,落日家家拜扫回。唯有县前苏小小,无人送与纸钱来。

(徐凝《嘉兴寒食》)

漠漠穷尘地,萧萧古树林。脸浓花自发,眉恨柳长深。

夜月人何待,春风鸟为吟。不知谁共穴,徒愿结同心。

张祜《题苏小小墓》)

吴国水中央,波涛白渺茫。衣逢梅雨渍,船入稻花香。
海戍通盐灶,山村带蜜房。欲知苏小小,君试到钱塘。

(殷尧藩《送客游吴》)

上面的这些诗作徐凝的一首算是个例外,他所讴歌的是嘉兴的苏小小墓,嘉兴的苏小小与钱塘的苏小小是不是一个人殊难论定,不过这首诗倒成了而今嘉兴与杭州争夺旅游资源“苏小小”的一个砝码。其余的诗作中涉及的都是钱塘的苏小小。从这些诗作可以知道,中唐时期杭州已经存在了苏小小墓,墓是什么时候修的不得而知,权德舆说“万古荒坟在”,想来坟墓存在的时间已经很长很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