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冼太夫人记碑》书碑者徐德度及其书法
作者:罗朋非    发布时间:2020-09-16    浏览次数:10

【摘要】《冼太夫人记碑》记述了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軍事家和社會改革家冼夫人一生的历史功绩。高州《洗太夫人记碑》最早刻制于清代同治十二年(1873年),署茂名县知县徐德度书,曹万胜刻。碑刻全文有拓本存于高州市博物馆。本文以较为翔实的资料考证了碑文书者徐德度的出身、经历及其书法活动,并从书法艺术的角度对其作品作出分析和尽可能公允的评价。

【关键词】碑刻  书法  冼太夫人  徐德度

 

《冼太夫人记碑》,按碑首行文字“敕封高凉郡冼太夫人记”,碑名全称应作《高凉郡冼太夫人记》,此碑最早刻制于清代同治十二年(1873年),署茂名县知县徐德度书,曹万胜刻。碑刻全文有拓本存于高州市博物馆。

碑主冼夫人(約512-602),高州人,是南北朝后期高涼越族首领,是我国历史上杰出的政治家、軍事家和社會改革家。她一生順应历史潮流,致力维护国家统一,促进民族团结,发展文化和经济,推动社会进步,功勋卓著。千百年來,历代皇朝均有封贈,广大老百姓則广建庙宇祭祀纪念。《冼太夫人记碑》碑文内容就是记述冼夫人一生的历史功绩。

碑文作者失考,据碑末徐德度记“右冼太夫人庙记”“县志不著时代及作者姓名”,则亦不可考;刻手曹万胜,当为民间工匠,亦不可考。书者徐德度为县令,在历史上留有记录,故笔者不辞鄙陋,在本文将根据有限的资料,对该碑书写者徐德度其人其书作简单的梳理和评述。

 

  徐德度的历史痕迹索隐

 

  (一)同治十一年三月至十三年十月代理茂名县令

 

    碑文末署:“同治十二年癸酉署茂名县知县龙南徐德度书,曹万胜刻”。就此我们可以知道,碑文的书写者姓徐名德度,是江西龙南人,当时是茂名县知县。

    查郑业崇著光绪14年版的《茂名县志》卷四“职官志第四/职官表”同治朝知县栏:有一条“徐德度  江西龙南人 十一年三月初一署”的记录。

    就“十一年三月初一署 “同治十二年癸酉署茂名县知县”两条,可知徐德度任的茂名县知县,是代理知县而不是实缺。

    按:过去志书职官条,记职官都会注明是 “任”还是“又按:《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五回:“若是要想那一个缺,只要照开着的数目,送到里面去,包你不到十天,就可以挂牌。这是补实的价钱;若是署事,还可以便宜些。” “任”是实任,“”是事,也就是代理。所以《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第五回说署事还可以便宜些。

据郑业崇《茂名县志》职官表徐德度条下一条“蔡逢恩 江西新建人 己末举人 十三年十一月初三”,可知徐德度茂名县知县是同治十一年(1872)三月初一至十三年1874十一月初三,历时三年八个月。

 

(二)徐德度的功名出身考辨

  

    网上有一份“历代徐氏状元、榜眼、探花、进士、解元、贡生、举人”名单,其中“㈢ 清代徐氏举人”记录有:“徐德度,江西龙南人,莱阳兴侍知县。”按此,徐德度应该是举人出身。

    但,张希京,欧樾华所著的《曲江县志》(清光绪元年[1875])卷一 职官二十九记录是“同治朝:徐德度、江西龙南人、监生、元年任”。又,县志记官员,都会注明其科举功名,例如该书记徐德度的继任就注明是举人出身。

    明清时期的监生有举监(由举人做监生) 、贡监(也叫贡生,由秀才做监生)荫监(凭借父辈做官而成监生)例监(亦称捐监,用钱捐到的)几种。那么,徐德度有没有可能是举监?笔者查《龙南县志》(永禄,廖运芳,彭咸宁主编)“卷十六·选举”,清朝历朝进士举人拔贡名单中均无徐德度。

综合分析,徐德度不可能是举人,监生身份也不是正途出身,只能是荫监例监

  

(三)可以确考的其他任职经历

 

    1.咸丰三年,任县丞

    笔者查到的徐德度的最早的历史,是清政府湖北按察使、江南大营帮办江忠源的随员彭旭《江西守城日记》的记载,

引如下:

    咸丰三年六月初四日条:“章江门逼文孝庙贼巢孔近,方筑垒登,贼蹈瑕死扑。文兰与金甲谋,伏精锐败垣下,令开勇佯却诱敌。两路夹击,大有斩获,贼骇甚。其营进贤门外者,则徐德度之景德窑勇五百余人,又抽川、贵勇移驻其地为两大营,而军声稍稍振矣。”

    初七日条:“初七日,贼船停泊丁家山,距永和门六、七里,烧毁民房,意在阻截官军粮道。当密派马永炽、徐德度督兵前往,贼遁。”

    按此,徐德度率领景德窑勇五百余人参加了清军的南昌守城,抵御太平军进攻。

    又清实录咸丰朝实录卷一百十,咸丰三年记录有:

    “癸丑。十月。壬辰。

    以守御江西省城出力。赏在籍县丞徐德度等、蓝翎。总兵官音德布等、升叙有差。”

    按此,咸丰三年(1853年)时为县丞(副县长)的徐德度招募了500多名窑勇并率之与太平军作战,因此得到赏戴蓝翎的奖励

    2.同治元年至三年(1862-1864)任曲江县令

    徐德度任曲江县令有两条史料为证:

    一是张希京,欧樾华编的《曲江县志》卷一 职官二十九关于同治朝的记录有“徐德度、江西龙南人、监生 元年任” 下一条“赓飏   正黄旗人 举人 三年任”,按此,徐德度任曲江县令是同治元年到任同治三年离任。

    二是在关于修葺韶关古迹风度楼的记载中,有关于徐德度任曲江知县的记载,录于下:乾隆四十六年(1781),韶州知府扬本仁(陕西)郿人);嘉庆十二年(1870),韶州知府扬楷;道光十一年(1831),分巡南韶连兵备道扬殿邦(安徽泗县人);同治二年(1863),曲江知县徐德度(江西龙南人);同治九年(1870),分巡南韶连兵备道林述训(安徽和县人)等,都先后对风度楼进行过不同程度的修葺。

    3. 光绪年间任兴宁县令

    证据有三条。一是兴宁县志》明清民国兴宁县令名录记:徐德度、江西龙南、光绪四年。二是兴宁和山岩旅游度假区记录该“岩右石壁刻有祝枝山题写的二尺见方的大字“灵岩”,附有碑文,年久剥落不能辩认,后又由县令徐德度重写镌刻,惜均已亡佚。”三是百度兴宁吧《客家人之漫话兴宁》文章提及徐德度,原文是:

    “相传这些门和关名的字,除东门外全是知县徐德度所写。徐工书法,笔力遒劲,他于清光绪年间就任兴宁知县时,看到南、北、西三个门和关名的字,都写得不好,于是把它换了,唯独东门“朝阳门”三个字,认为自己所不及,因而留了下来。”

 

  徐德度的书法活动钩沉

 

 徐德度虽然不是名人,但就笔者搜索到的史料记载和他的存世书法作品,我们可以还原他书法活动的部分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