审美之道——老庄美学思想刍议
作者:刘在平    发布时间:2022-03-04    浏览次数:10

【摘要】美是身心之道整体运行、整合过程中,在人的感官接受外界刺激基础上达成的感觉、情感、理性等意识系统通畅、和谐的精神领略;美的本质是人的全部意识系统的内在精神自由、愉悦的心理体验。老子认为:审美靠整体精神系统,而不能靠仅仅来自感官的感觉。自古以来,关于美学本质的探讨,与哲学本体论思维密切相关,对于哲学本体论的理解,直接影响到对于美的本质的理解。老庄所主张的审美,其实是一种“悟道审美”。达到至美、至乐的境界,是对于万物变化中自然之道的深刻领悟。中国艺术美学深受老子道家哲学影响,现代脑科学、神经科学中关于潜意识的研究成果,与道家哲学心灵之道的学说,是趋向一致和相融的,而不是趋向对立与分裂的,玄览式思维是重要的审美方式。梦幻之美是玄览统观式思维方式、审美方式的产物。在道家哲学看来,审美是玄览思维在情感层面的凸显,因而中国美学始终强调意象。道家追求朴素之美,这与其“道法自然”的哲学本体论思想是高度一致的。朴素,即是美和艺术的无为;自然而然的大道运行,既是本真的存在,也是美的本质存在。

【关键词】道家哲学  审美之道  悟道审美  玄览  朴素之美

 

老子说:“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

这句话怎样今译呢?

比较常见的译法是:“当天下人都知道美是美的时候,关于丑陋的观念就产生了;天下人都知道善是善的时候,关于不善的观念就产生了。”这里的今译者愿望很好,煞费苦心,但好像有点牵强,给老子的原话平添了自己的意思。一个“斯”字,即不产生“产生”,也不产生“观念”。更重要的是,老子的有些话虽然聱牙难懂,但尤其需要捕捉到其思想内涵。

我们以为,今译应当是:“以天下人都知道的美为美,则是丑陋的;以天下人都知道的善为善,则是不善的。”之所以用“则是”这个词,包含了“转化”的意思,即美将转化为丑恶;善将转化为不善。原因在于,老子随后用了一个“故”字,紧接着就讲“有无相生,难易相成,长短相形,高下相倾,音声相和,前后相随”。相成、相形、相倾、相和、相随,等等,充分体现了辩证转化关系是复杂的。

这里,与刘笑敢先生对于老子原话的解说是十分接近的:“第三个正面的意思则是说大家皆以一种美为美,这种情况是丑陋的;大家皆以一种善的形式为善,这种风气恰恰是不善的。大家趋之若鹜的盲从是对美的毁灭,对伪善和假善而售奸的开始。”

老子的意思是:美与丑相辅相成,而人们很容易以丑为美。真正的美、真正的善,象“常道”一样,大美无形、大美无状、飘渺恍惚,不可能彰显于“天下皆知”的表面和浅层。


一  美,在于自然心道


虽然老子与康德一为东方、一为西方,两者约距两千年,但当康德提出并论述纯粹理性的时候,两位思想家之间却产生了某种感应和互补。我们认为,老子的道之为道,作为“自而然之”(自行而成为之;自生成、自组织、自选择、自发展而成为之)的法则,在宇宙万物、人类社会、人的意识之间是贯穿的。因此,道,在人的意识部位,十分接近康德那里的精神的固有结构,即不依赖于经验的、先于经验的真理的内在必然性,是人的精神活动自然而然的方式。反过来说,康德所认定的精神活动限于经验而自然形成的“有它们自身的明晰性和确定性”的纯粹理性,在某种意义上,十分接近老子的道在精神领域的体现——即心道。

因而,就让我们看一看康德。

感觉只是耳、鼻、口、舌、目等感觉器官对外界刺激的反应,而感觉到的事物千姿百态、混乱繁杂,通过传入神经而进入大脑,凭什么就变得井然有序、条理清楚呢?凭什么可以产生理念呢?凭什么通过筛选而淘汰无用信息,将“散民”整合成为组织健全的“军队”呢?正如叔本华所说:“康德的最大功绩,就在于他把现象从物自体中区分了出来。”对康德唯心主义的批判,不仅仅让他蒙受了不白之冤,因为他并不否定物体及外在世界的存在,他所强调的是人们的感觉并不可靠;而且,关于唯心唯物关系的理解,也还是应当从康德那里受到启发。外在世界和物体刺激人的感官而形成感觉之后,只有靠一种“心灵的模式”——一种先验的理性所进行的选择与整合,即能够进行“先验推论”的纯粹理性,才能完成向“先验逻辑的飞跃”。这里的思想,绝非主观唯心主义可以概括的,比如康等所强调的时间与空间。也绝非唯物主义可以概括的,比如康德所认定的“心灵模式”。当然,如果归结为客观唯心主义,也并非适当,比如康德所看重的选择与整合。我们认为,康德这里的思想,与老子“道法自然”之间的内在耦合是显而易见的。因为,道的自然自发自完成的整合,是贯穿于自然天道、社会人道、心灵之道的。当康德认为时间空间都是先验的思维框架时,既存在于心灵,也存在于客观世界,更存在于时间之中。如果说先验的空间感针对了、赋予了人在观察某种事物时的非整合的直观感觉,那么先验的时间感就针对了、赋予了人对该事物的总体感知。因为,整合需要过程,过程即是时间。人的空间感的先验性,本质上在于空间与人的意识的物质统一性;人的时间感的先验性,本质上在于时间与人的精神的统一性。

按照康德的说法,从客观物质世界那里得到的表象、现象,以及由此而形成的感觉,对于认识事物本身,对于认识事物的本质规律远远不够。那么,对于审美呢?

这里,我们不得不涉及一个非常基本的、但却是非常艰难的问题:什么是美?

美是身心之道整体运行、整合过程中,在人的感官接受外界刺激基础上达成的感觉、情感、理性等意识系统通畅、和谐的精神领略;美的本质是人的全部意识系统的内在精神自由、愉悦的心理体验。

关于美的定义,这里不准备展开思辨论证,但有必要就以下几点适当阐述:

第一,美之结构是主观与客观的统一,美是审美主体与审美客体相互贯通时,由审美主体完成的精神领略。人的精神、意识层面是美的归宿。客观世界是美之源,但是当人的意识层面、精神世界构筑起审美机制,美才有了“生命”,有了灵性,一切审美对象才泛起美的光泽。

第二,客观世界对人的感官刺激以及引起的反应,仅仅提供了审美基础,既不能完成美的构建,也不能完成审美过程。因此,美是人的意识系统的整体反应。格式塔心理学(完形心理学)经过实验研究所揭示的人的心理活动的系统性、完整性,为理解美和审美奠定了基础。现代社会,了解和领会格式塔心理学,将有助于深化对于美的定义或本质的理解。人的意识系统的整体调动、贯穿、整合才成就了美,或用中国先哲的话说,叫做“中和为美”。

第三,以往认为美只针对感觉的说法、认为美只针对情感的说法,或美是通过感觉而抵达情感的说法,都是偏颇的。没有理智的参与,或者说缺少了任何一个环节的参与,都会使信息的刺激和调动发生梗阻、扭曲、褊狭、夭折,也就不可能在精神世界里实现畅通。没有畅通就没有和谐,没有和谐就没有真正的审美领略。刺激兴奋与快感,距离审美领略尚有很大距离,内在精神自由的压抑或变形,不是美。用马斯洛的话说,“审美需要”没有得到满足。

第四,理智包括认知和思维。每个人的认识水平、思维水平可能有高有低,但他的理智一定会参与审美,只不过其审美情趣和审美感悟的水平不同。低水平的审美,感官刺激作用占据很大比重,这正是老子所说的“天下皆知”的美。审美的境界低,距离美的本质尚远。人的包括审美在内的精神活动是一个完形、一个整体,整体不是部分的、元素的简单相加。各部分、各元素,或曰心理活动各个环节整合而出的整体结构或整体关系的状况,决定了审美水平,因而不同审美主体的审美水平会有很大差异。

于是,当我们回到康德的时候,发现他所强调的先验的“心灵模式”是很精彩的。只不过,我们必须指出的是:第一,这种先验的模式,一定会因人而异;第二,所谓“先验”,不可能是天生的,而是道的运行而形成的。所以,与其说是一种“先验的模式”,不如说是一种“先验的机制”。我们认为,这两条是道家哲学与康的哲学的根本区别。康德有一句出自其名著《实践理性批判》、后来镌刻在他的墓碑上的名言:“有两种东西,我对它们的思考越是深沉和持久,它们在我心灵中唤起的惊奇和敬畏就会日新月异,不断增长,这就是我头上的星空和心中的道德定律。”这两种不断唤起他惊奇与敬畏的事物,是随着他的思考而不断增长的。人们心中的美,也只能在“先验功能机制”的整合、筛选、沉淀、提升之中“日新月异,不断增长”。

黑格尔超越康德的地方,在于他着眼于人类所创造的艺术而探讨美的本质。这是有道理的,因为即使是一次对湖面涟漪的审美欣赏,也是黑格尔所说的“自然物对心情的契合”,也就是说,人的主观情趣在涟漪之中“创造”了美,涟漪对于艺术审美眼光完全不同的人,感受到的美也会大异其趣,甚至不能排除有人从湖面涟漪感受到褶皱的丑陋。当然,道家哲学无法赞同黑格尔对于自然之美的贬抑,很难接受他所说的“自然美是不完美的美,根本缺陷在于理念被物质的材料束缚”,束缚的缺陷来自人的感官局限,自然美中的朴素恰恰蕴含了更高境界的美。关乎此,后话再提。但黑格尔所说“美是理念的感性显现”,却是一语中的的美学名言。将理念加入审美机制,承认理念与感性的有机统一,高出许多美学论。

关于审美心理机制,需要接受格式塔心理学的理念。格式塔心理学,其哲学思想的支撑可前溯康德、后承胡塞尔的现象学。以往的美学定义,没有突破构造主义心理学、行为主义心理学、皮亚杰发生认识论等局限,基本上是在“刺激——反应”的框架内做文章。中国美学家李泽厚先生已关注到格式塔心理学;朱光潜先生已追问到“有机体”。朱光潜先生引用大诗人歌德的话来阐述美的本质:“人是一个整体,一个多方面的、内在联系着的各种能力的同一体,这种单一的杂多。”本人读歌德,总觉得他虽为诗人,但哲学思想相当精辟、深邃。精神世界可简约、抽象划分为三个环节:感觉、情感、理智。王阳明说得好:美在心中,美本乎天,集在于人。我们认为:感觉主要决定美的强弱,比如刺激的强度与敏感度、感受力。情感是审美之流,主要决定美的浓淡、宽窄。美总是要转化为情感领略,激起情感涟漪。理智是审美之主导,主要决定美之深浅、雅俗、庄谐等等。其实也可以说,理智引导着审美情趣的价值,主导着审美的方向,决定着审美的档次。最终,审美主要落实在情感上,成为一种愉悦、畅通、自由的情感体验和精神境界。但是,这绝不仅仅是由情感完成的,而是整体精神系统有机运行成果在情感层面的体现。

我们说,三者是有机的、互动的、统一的、贯穿的。对于这样的美学理念来说,心理学的支撑必不可少。格式塔心理学代表人物之一韦特海默,针对西方科学将复杂的东西破成元素”的方法提出批评,认为将感觉、意象、感情、意志、动作一大堆的元素,以及与这些元素有关的定律等等拼凑的“科学结论”不足以研究心理学格式塔学派提出“整体大于部分相加之和”的思想,对于理解美的本质尤其重要。对于美,人们所需要的绝不是在人的任何一种心理元素、任何一个心理环节上“停下来”考察,也不是将所有分别考察的简单相加,而是整体的、统一的研究。同时,是对于各元素、各环节互动而总体运行中“诞生”的“附加”功能的研究。也就是说,任何一种元素、任何一个环节,在其承担自身功能的同时,也在承担“总体性”功能。而这种“总体性”功能,只有在总体性系统中有机地发挥作用,所以只有在总体性把握之中才能发现。正因为如此,格式塔心理学代表人物之一勒温关于“心理场”的观点,成为一种很好的揭示。他认为,一个人就是一个“场”,人的心理现象甚至人的行为,都是由场决定的。人的心理场又可以叫做“心理生活空间”,对于心理现象的探讨应当考虑到场的统一联系和统一作用。格式塔心理学所谓每一种心理现象都是一个“被分离的整体”,意思非常好,就是说任何心理现象都是心理场的整体作用的局部折射,而绝不是某一心理现象单独发挥作用,然后再影响到整个心理。

正因为如此,所以老子对于通过感官的感觉、甚至对于知觉在审美中的作用都不予以充分的信任和肯定。他说“载营魄抱一,能无离乎?”即包括了不为感官所左右的意思。他又说:“五色令人目盲;五音令人耳聋;五味令人口爽;驰骋畋猎,令人心发狂;难得之货,令人行妨。是以圣人为腹不为目,故去彼取此。”由此进一步明确地否定了仅靠感觉审美的机理,甚至认为那是对于美的扭曲、对于审美的干扰。所谓“为腹不为目”,意思很明显:审美靠整体精神系统,而不能仅仅靠来自感官的感觉。对传统美学做出重要贡献、影响深远的庄子说:“且夫失性有五:一曰五色乱目,使目不明;二曰五声乱耳,使耳不聪;三曰五臭薰鼻,困中颡;四曰五味浊口,使口厉爽;五曰趣舍滑心,使性飞扬。此五者,皆生之害也。同样是在说沉溺于耳闻目睹的声色气味等等,不仅不能审美,而且伤神害体。“大音希声,大象无形。”这是老子在论道,当然也是在论美,因为审美也是一种循道、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