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文化交际视域下的“中国英语”及其对英语教学的启示
作者:罗小芳    发布时间:2022-03-04    浏览次数:10

【摘要】在跨文化交际环境下,英语在中国本土化过程中产生了“中国英语”。中国英语是操汉语及地方语的中国人以英语为基础和参照,在中国语境下使用的、反映中国社会文化的英语词汇、句法、语音等。由于带有一定的“东西合璧”的语用特征,因而“中国英语”在语言交流过程中,英语本族语人能够理解并能够接受。中国英语形式的独特性和表意的准确性有效地传递了中国特有的文化,在跨文化交际中起着积极作用。中国英语促使了英语学习的态度和观念的转变,即从单一性转向实现多元性和顺应性,从标准的规范观转向沟通理解观。

【关键词】跨文化交际  中国英语  本土化  表意准确性  多元化 

 

由于历史及社会因素,英语成为国际通用语言,在国际舞台上发挥着重要作用。世界很多国家都把英语作为学校的一门重要课程进行教学,在日常的生活工作中,英语也被人们当作重要的语言进行交流。英语作为一种语言符号和文化载体,在世界各地被广泛使用、传播的同时,也在发生一些相应的变化。其中一项重要的流变,就是在不同国家和地域,为适应当地的社会文化环境,英语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变体形式。英语变体(varieties of English就是与本地文化长期接触所产生的具有区域特色的英语,如美国英语、印度英语、菲律宾英语、加拿大英语、澳大利亚英语、新加坡英语、韩国英语、马来西亚英语等等。随着中国的改革开放带来的社会经济的快速发展及其国际地位的不断上升,中国英语作为英语的一种英语变体也逐渐受到世界的关注。

 

一  中国英语的概念内涵

 

中国英语问题开始引起学者们的注意,最早可以追溯到20世纪的60年代通常被当作学习者的一些习惯性错误来加以纠正。1980年葛传槼在《翻译通讯》上的一篇题为《漫谈由汉译英问题》中提出:“英语是英语民族的语言,任何英语民族以外的人用英语,当然依照英语民族的习惯用法。不过,各国有各国的特殊情况。就我国而论,不论在旧中国或新中国,讲或写英语时都有些我国特有的东西要表达。”葛先生接着举出“四书”Four Books“双百方针”Two Hundreds Policy“思想改造”ideological remoulding等做例子,认为“所有这些英语都不是Chinese EnglishChinglish,而是China English。英语民族的人听到或读到这些名称,一时不懂,但经解释,不难懂得”。葛先生在这段话里提及到中国式英语”(Chinese EnglishChinglish)和“中国英语”(China English),有读者对两者含义可能有误解,认为是同一个概念,甚至有读者把中国人造错误英语bad English”也等同于是中国英语。

在综合已有相关文献的基础上,我们认为,对这三者有必要进行分别的解释,并加以区别。中国英语操汉语及中国地方语的中国人在中国语境下使用的、以标准英语为核心的、反映中国社会文化的、具有汉语特点的词汇、句法、语音等的英语。在一些语篇中,也会较多地体现其“东西合璧”的语用特征。中国英语之所以能够在在语言交流过程中被公认和流传,其中很重要、很关键的因素,在于英语本族语人能够理解并能够接受。如two civilizations”(两个文明)。与之形成明显对照的是,“中国式英语”或“中式英语”,虽然也是操汉语及地方语的中国人在中国语境下使用的并反映中国社会文化的“英语”,但在语言交流过程中英语本族语人即使能够理解,却无法接受的英语。如Good morning, teacher(老师,早上好),Your body is very healthy(你的身体很健康),Have you eaten up(吃了吗)中国人造错误英语”是中国人根据汉语结构随意翻译的英语本族语者既很难理解,无法接受的英语。如:Give you face you don’t want face 给你脸你不要脸)”“No zuo no die(不作死就不会死)” “You can you up(你行你上啊)

以上分析表明,“中国英语”与“中式英语”“中国人造的错误英语”之间的区别在于:前者在本土化过程中,虽然加入中国文化元素,但依然充分关照和尊重英语的语法规则和语言习惯,尊重英语中的文化底蕴和思维方式;而后者则具有较大的随意性,没有顾及英语本族语人的理解与接受,从文化交流、语言文化融合的意义上来看,只能是“一厢情愿”。因而这样的“英语”很难在社会生活中站得住脚,也很难在国际上传播、流通。

语言是文化的载体之一。通过对中国英语“中式英语”中国人造错误英语上述三种英语含义的理解,可以看出文化是可以跨越的,也可以是半跨越,有时完全是不可跨越的。英语本族语人在接受中国英语”语言的同时,其实也表明他们接受了中国英语”中体现出的中国文化要素。

 

二  中国英语的表现特点

 

中国英语形成的背景,即包括英语全球化、英语在中国本土化,也包括中国语言文化在走向世界,反映了文化交流中语言文化融合的现象。中国是一个历史悠久、人口众多的文化大国,是受中国的社会现实、文化背景和思维习惯的影响而产生的。在中西文化交流过程中,由于汉语的笼统、抽象、意境性特点,以及英语的具体、直接、明显性的特点,导致有些具有中国文化特色的在汉译英时无法在英语中找到对等的词时,就必然要借用汉语词汇。汉语借词作为一种全新的意义进入英语,具有淘汰率低、表意准确的特点。中国英语中的汉语借词主要有音译、直译、新赋语义、中西合璧四种手段。


1.音译transliteration


音译词就是按照中国普通话发音方式直接进入英语的词汇例如suan pan(算盘)wushu武术taiji太极qigong气功jiaozi饺子fengshui风水yinyang阴阳 hutong (胡同),erhu(二胡),dama(大妈),tuhao(土豪)


2.literal translation


这类词是将汉语中的通过翻译手段逐词借用英语表述形式比如reform and opening up program改革开放special economic zone 经济特区one countrytwo system(一国两制),spiritual civilization 精神文明iron rice bowl 铁饭碗Golden Rooster Awards金鸡奖three represents theory (三个代表)Western Development (西部大开发),Little Smart(小灵通)spring roll(春卷)Chinese knot (中国结)等。


3.新赋语义semantic translation


中国英语中有一部分词汇、短语、句子是按照汉语意思翻译过来的英语词汇, heart-broken bridge西湖断桥to enroll students who are preassigned specific posts and areas定向招生 jerry-built project豆腐渣工程hundred flowers百花齐放reform through labor劳动改造work one’s heart out呕心沥血red-banner holders三八红旗手one arrow, two hawks一箭双雕等。


4.中西合璧combination translation


这类词是将具有汉语语言或文化特色的词和具有英语语言或文化特色的词组合在一起形成的新的词汇,可以理解为半音译半意译,如:道家(Taoist),Tao具有中国特色,而ist具有英语语言特色(指代person/people)。“神五”和“神六”载人飞船成功发射之后“taiko naut”(太空航员)一词诞生, taiko是音译,naut是英语词汇意译,这个中西合璧的词独具特色,很快被西方媒体接受。再如:ungelivible(不给力),un-geli-vible, geli 是音译,体现汉语语言特色,un--vible是英语的前缀和后缀,具有英语特色,这个时事性强的网络用语使用人数众多。

统计资料显示,牛津英语词典中以汉语为来源的英语词汇有1000余条涉及范畴包括饮食类、生物类、宗教哲学类、政治类等。虽然Chinglish这个单词至今还没有被收录入韦伯大词典但是一些由汉语衍生出来的中式英语单词和词组包括kongfu功夫 guanxi关系hot pot(火锅)、Confucianism儒学Long time no see好久不见people mountains and people seas(人山人海)等已经广泛被西方国家认可和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