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效翻译视阈下粤语习语在英语交际语境中的再现
作者:禤俊斌 陈莹    发布时间:2022-03-04    浏览次数:10

【摘要】习语是一个地区独特文化体现。比起翻译书面用语,习语英译过程中,文化缺省现象更为明显。粤语作为汉语中保留较多古语特色的一个分支,其独具特色的习语是岭南文化的重要载体。粤语习语通过翻译,能够为英文读者更好地理解和接受,对传播中华民族语言文化具有重要作用,也是语际交际的理想效果。以交际为目的进行粤语习语英译,通过采用直译、语义翻译和交际翻译三种翻译方法,使地道的粤语文化在英语的日常交际语境中再现,为英语读者提供等效文化体验,有利于推动粤语国际化,对粤语保育和丰富文化交流有重要意义。

【关键词】等效翻译  粤语习语  粤语文化  翻译策略  粤语保育

 

粤语,又多被称为广东话,是汉藏语系的一个重要分支,更是岭南文化的瑰宝。尽管粤英、国粤之间的对比研究不在少数,粤语习语的英译实践和相关的理论研究却比较匮乏。粤语由古代汉语演变,在日常习语中多保留古词古语,词汇复杂丰富,英译实践难度甚大,需要综合多种翻译策略。而在语际翻译中,等效翻译是对跨语言和跨文化交流有重要作用的一个翻译策略,即通过把翻译看作一种交际行为,尽可能使源语言于源语言读者的效果等效传递给目的语读者身上。这对粤语英译实践有重要的理论指导意义,尤其是多数英文读者不了解粤语文化,等效翻译更能帮助英语读者初步了解粤语文化,在“达意”的基础上进一步产生“共鸣”。

由于粤语有九声六调,使得粤语有多达30个小品词以表达不同语气,这跟德语有相似之处。但英语多通过语调表达不同的含义 (intonation-oriented),所以德语和英语互译时,抛开语调因素重组目的语来完成“达意”的翻译策略,亦可在粤英翻译当中用作参考,因此本文所选取的习语翻译典例均以原语的典型意义作为意义参考,不考虑具体表达的语调特点。

 

  等效翻译与语际交流

 

早至18世纪末,泰特勒在提出翻译的三原则时便提及到等效翻译的原理:通过再现原作的思想、风格、性质和行文的自然流畅,使异国读者获得与本国读者相同的感受。奈达在1964年进一步从对等的角度阐释了泰勒的翻译原则,认为虽然翻译活动无法实现完全等效,但可以根据接受者能力进行翻译方法的选择,尽可能做到等效翻译,因此译者传递源语信息时应先分析接受者的理解方式,由此达到一定程度的功能对等。这在跨语言与跨文化的交际中尤为重要,译文不应只是让读者“知道”意思,更应让他们觉得“有意义”,让接受者对语言背后的文化有所认识。

(一)“接受者导向型”的语际交际

 

粤语习语英译是一种语际翻译活动。彼特·纽马克认为在语际翻译过程中,由于词源不同,损失是无可避免的,只能做到近似。在传递文化和跨文化交际的角度上,这种近似应当以接受者为标准,使源语文化更靠近接受者,为接受者所理解,吸引接受者进一步了解文化。诺德也认为要达到交际目的,应当面向接受者,以目的语读者的理解角度为目标导向,使译文充分满足翻译的要求。粤语习语的英译首要达到的要求应当是文化交流,使粤语文化为世人了解,实现跨文化交际。

交际需要准确、简练地“达意”,在语际交流中也应达到这种交际效果,更有效地让交际双方了解各自语言的特色和语言背后承载的文化。纽马克认为语义翻译法和交际翻译法是最能达到准确和简练的效果,尽管以目的语读者接受和理解为导向的翻译策略会使原语文本的深层意义受一定的损失,但却是让目的语读者了解原语文化的捷径,是推动文化交流的催化剂。

功能目的论翻译派的代表莱丝和弗弥尔用“充分性”(adequacy解释翻译的对等equivalence),认为遵循目的论译文应当起到与原文同样的交际效果。莱丝把“对等”这一概念归为目的论下翻译的“功能对等”,并定义为“交际翻译”。语际交流承载着特有的文化特色和语言表达方式,其传达出来的包括感情、意义在内的内容,能够使目的语读者体会到同样的效果,应该在翻译时尽量贴近目的语的表达习惯和语言风格。粤语习语更多是非正式的语体,因此在英译时应当尽量通过英语习语的风格,让英语读者充分了解其背后传达的感情和特殊含义。

(二)交际语境与等效再现

 

语际交流中,文本之于目的语读者的效果是动态的,因为目的语读者无法像源语读者一样,自然生成对源语表达的理解,且交际双方处于不同的社会文化环境,带有鲜明文化特色的概念在交际中容易产生意义真空(vacuum of sense)。因此,等效翻译强调站在目的语读者的立场,尽可能减少语际交流中文化差异对相互文化理解的影响,即便目的语读者没有习得陌生的语言文化,也可以在不改变自身语言机制和使用习惯的条件下了解异域文化。

但目的语读者的阅读体会多随主观意志转移,受语言外因素影响较大。因此,要等效再现源语表达效果,不应仅限于关注评价语言表达、修辞手法等主观性较强的要素,而更应从语言的元功能切入,对功能的对等与否做更具体、更客观的考量。

不论是语内交流还是语际交流,语境对交际效果的影响甚大,同一表达在不同语境下传达的意思可能会产生差异,甚至截然不同。如在粤语中,“你今年贵庚?”可以表示尊敬地询问他人年龄,也可以在特定的语境下表示对某人做出与年龄不符的行为的不满或轻蔑。因此,交际信息的等效再现,应建立在语境一致的基础上,确保信息产生意义的背景和情境是一致的。朱利安·豪斯认为,功能对等翻译或动态对等都建立在对等的语境重构中,译文与原文在语域的三个层次(语场、语旨、语式)上均要尽量对等,方可实现文本意义的等效传达。以粤语习语为例,其意义多产生于市井生活的日常交际,同时借助带有大量融合珠三角一带生活特色的借喻和借代修辞,生动地传达信息。所以在进行其英译过程中,也应尽量从地道的英语交际用语作为切入,构建相似的语境,力求使语际交际中的意义损失减到最低。

 

  粤语英译的特殊性

 

粤语在整个汉语体系中具有特殊意义,决定了粤语英译与普通的汉语英译有很大的不同。粤语最早起源可追溯到秦朝,是中原人南迁的语言产物。因粤语使用区域所处的社会环境一直相对安稳,且远离中原,所以自元明清以来粤语的语言体系一直未有大变化,明朝时更是有大量用粤语撰写的文学作品。

依据国内普遍认可的语言和方言划分方法,粤语是一种方言,和现代汉语有共同的书写系统。但是粤语和中国其它方言最大的不同在于,粤语有自己独成体系的正字和语法系统,这也使生活于非粤语使用区域的人难以通过粤语实现“相互达意”(mutual understandability)

从语音学角度上,粤语保留了较多古汉语的发音特点,如入声。所以不少中国古诗词用粤语进行朗诵可以做到押韵,且抑扬顿挫感会更强,但用普通话却不一定能做到。同时,音节变化丰富也使粤语更具包容性,利于吸收外来词汇和融合外来语特点来维持自身的发展。

从文字系统上看,尽管粤语和现代汉语有共同的书写系统和书面语法体系,但粤语有很多字词和现代汉语表达有较大区别,且粤语正字有很多都无法在现代汉语词典中找到相应的字词,尤其体现在习语和非正式语体中,如粤语中多用“哋(dey6”表示复数人称代词,而现代汉语和北方方言则用“们”;粤语日常表达多用“畀(bei2”表示现代汉语中的“给”和“被”等。粤语特有的丰富词汇和表达方式使其习语在英译时达到等效的难度甚高,需要在翻译时加以充分分析和考虑。

粤语的国际化程度相对较高,语言包容性较强,善于吸收外来词维系语言体系的发展。如今粤语是加拿大的第三大语言,是澳大利亚的第四大语言,海内外使用粤语的人数接近1.2亿人。粤语国际化程度也体现在外来词(loan word)以及在英语中的粤语借词中,如 “巴士baa1 si2”(bus), “士多si6 do1”(store),kumquat金橘gem1 gwat1wokwok6。对粤语进行英译研究,尤其是以其独具特色的习语作为研究对象,有利于促进国际上对这一中国“雅言”的深入了解,当然也有利于粤语的英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