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人不像欧洲人,他们缺乏海上探险的胆量,将自己绑定在平原的农耕地上,年复一年地安然劳作数百年来,中国人一直将自己的国家视为纯粹的陆地国家。类似的观点还有许多,但事实并非如此。从自然地理看,中国陆海兼备,属于海陆复合型国家,既是陆地大国,也是海洋大国。中国人有自己的海洋观念、海洋文化和海洋道路,历史上也形成了独特的海洋战略。

  

  

  中华文明中的海洋文明  

  

  

    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早探索海洋的民族之一,中国也是世界航海文化的发祥地之一。中华文明不仅包含农业文明、游牧文明,也包含海洋文明。海洋文明、游牧文明和农业文明共同构成了中国的古代文明。中国人有自己的航海传统和海洋观念,并在历史发展过程中走出了与西方不一样的海洋道路。

  

  

    (一)  中国古代航海传统

  

  

    英国学者李约瑟在研究中国古代航海历史后得出结论:中国人一直被称为非航海民族,这真是太不公平了。他们的独创性本身表现在航海方面正如在其他方面一样。中世纪和文艺复兴时期西方商人和传教士发现的中国内河船只的数目几乎令人难以置信;中国的海军在1100-1450年之间无疑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李约瑟还引用传教士李明(Lecomte)的论述:航海是显示中国人才智的另一个方面;过去我们在欧洲还不能像现在这样总会见到如此干练而又富有冒险精神的海员……有些自命博学地推测远在救世主耶稣基督降生以前,中国人就已遍航印度各海域并已发现好望角。不论事实真相如何,可以完全肯定从远古以来,中国人就一直有坚固的船舶。虽然他们在航海技术方面,犹如他们在科学方面一样,尚未达到完善的地步,可是他们掌握的航海技术比希腊人和罗马人要多得多;当今他们行船的安全程度也可与葡萄牙人相媲美。可以说,中华民族是世界上最早探索海洋的民族之一,中国也是世界航海文化的发祥地之一。

    古代世界,埃及人、希腊人、罗马人、北欧人、腓尼基人、阿拉伯人等,大凡邻海民族,无一例外地都有过航海活动,在人类航海史上都做出过贡献。海洋与陆地都可以作为人类生存的家园,各个民族选择以海为生还是以陆为生,都是出于生存而自发选择的。从人类的进化和发展历史上可以看到,即使在上古各人类群体大多相互阻隔没有通联的条件下,人类从最早的采集、渔猎到发展海外交通贸易的历史进程是基本一致的。

    原始社会后期,部落与部落之间、人与人之间有了相互之间的贸易,随着生产力的不断提高,人们利用和开发自然界的能力增强,贸易的需求也随之增大。内陆与沿海、国内与国外之间的贸易往来日渐紧密和不可分割。有了物质前提,才能制作航海工具;有了额外产品,才能发展贸易。人类海洋文化史的进程大体是紧跟生产力的发展步伐的,古代中国生产力水平的相对进步,也为航海能力和贸易能力的增强提供了物质基础。

    东亚大陆气候温暖、土地辽阔、地形多样、树木茂盛,这为古代造船业提供了所需木材。同时,该地域河流众多,也为航海业的发展提供了较好的经验积累。中国有漫长的海岸线和众多的岛屿,沿海一带地区的气候与资源条件又十分有利于海上活动。所以中国的航海历史极为悠久,至少可以上溯至新石器时代。

    “中国的海洋文化萌芽于新石器时代,其代表是:浙江沿海的河姆渡文化与黄海之滨的龙山文化,……分别为东夷与百越所继承。仰韶文化、龙山文化和河姆渡文化是中华文化的三大发源地,仰韶文化基本属于典型的内陆文化,而龙山文化和河姆渡文化的海洋特征则十分明显。有学者认为,东南沿海新石器时代文化中的海洋成分,似较山东及长江中下游地区同时期文化,更为强烈。公元前5000年前,黄河流域彩陶文化、东海黑陶文化已传到台湾和其他岛屿,表明远在新石器时代可能已有了对台湾及其他岛屿的海上交通。

    夏、商、周时期的中国开始了有目的、有计划、有组织的较大规模的航海活动。《竹书纪年》记载帝芒东狩于海,获大鱼,《尚书·立政》有方行天下,至于海表的记载,《诗经》有沔彼流水,朝宗于海记载。公元前11世纪,西周时的中国已经和日本、越南有了海上交通。海道出师已作俑于春秋时……惟三国(齐、越、吴)边于海,而用于其兵相战伐,率用舟师蹈不测之险,攻人不备,入人要害,前此三代未尝有也,表明春秋时期便有了海上运输与作战。

    秦汉时期,中国不仅开辟了陆路连接中亚的丝绸之路,而且开辟了东至朝鲜、日本和西去南亚的海上丝绸之路。西汉建立楼船军遂行海上作战,东汉政府开始巡行管理南海诸岛。三国时,东吴与辽东半岛的公孙氏之间通过海上交往,朱应、康泰船队进行南洋远航,卫温派遣船队到达台湾,聂友、陆凯率领船队到达海南。东晋时,孙恩、卢循领导了海上起义,法显从印度洋航海归国。南朝时,中日之间北路南线航路得以开辟,中国远洋海船越过印度半岛,并抵达波斯湾。

    隋唐时期中国航海事业繁荣发展,海上丝绸之路全面兴旺,出现了专门管理海外航运贸易的市舶司。由于造船工艺技术先进,船舶坚固巨大,中国船航迹不仅遍及东南亚、南亚阿拉伯湾与波斯湾沿岸,而且已经拓展到红海与东非海岸。范文澜说中国在两汉时已是航海大国,到唐朝海路走得更远,比两汉又有进一步的发展”。

    宋元时期,由于掌握了磁罗经导航技术、测深技术、用锚技术、使舵技术,并熟悉了对海洋气象、水文的变化规律和对信风的运用,中国航海事业进入定量航海时代。中国人发明的造船技术——水密分舱法,直到19世纪中叶才被西方引入。宋代广南水军的巡航范围已达西沙群岛,在澎湖诸岛有水军。元朝对海洋的经略特别是海外征战,是有史以来规模最大、次数最多的,而且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的陆上拓疆模式,具有一定的海权意识。以降元的南宋水师为主的蒙元水师,是西太平洋、印度洋海域最为强大的海上武装,成为元朝海外扩展的主要依托。因此在郑和航海之前的13-14世纪,西太平洋——印度洋已经进入了中国时代。伊本白图泰说:当时所有印度、中国间之交通,皆操之于中国人之手。

    明朝的航海事业更加令人惊叹,郑和在1405-1433年的28年间七下西洋,遍访亚非30多个国家,船队浩浩荡荡,船上船员兵将达27000多人。郑和下西洋早于哥伦布发现美洲大陆87年,早于达伽马绕过好望角92年。当葡萄牙航海家亨利王子首次提出系统研究航海术时,绝大多数航海难题在远东就已得到全面解决,而且海上贸易已经相当繁荣,在很多地方都可以看到阿拉伯国家沿海独桅帆船与中国式木帆船停泊在同一个港口的景象。郑和在公元1405年率领中国宝船队扬帆远航时,其他海洋国家都还在使用小武装商船。这些小武装商船都是横帆船,使用非流线型船体,航速慢而且能力差。直到迪亚士和达·伽马时代,欧洲才具备远洋航行所需的技术条件。这一时期,中国出现了众多的总结航海实践经验的实用科学文献,如《两种海道针经》、《东西洋考》、《海国广记》、《海国见闻录》、《渡海方程》、《桴海图经》、《古航海图》等相关著述。

    可以说,至少从公元前3世纪起,直到15世纪中为止,中华民族的古代航海事业与航海技术,始终居于世界领先地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