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可道——大视域中的新道家》(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2016年7月版。以下简称《道可道》)是由吉林大学珠海学院刘在平教授花10年功夫而打磨出来的好书。作者说,这本书早在2005年他调到珠海学院任教时即开始准备,直到2016年出版,整整花了10年时间,真可谓“十年磨一剑”。当我从前言中读到他写的这段文字时就情不自禁地被吸引住了,或者说被深深地感动了。在当下追求速度、追求效益的浮躁社会,还有几人能耐住性子,心无旁骛,穿梭于书店与图书馆之间,用十年时间来“磨”一本书,就凭这一点,我对作者肃然起敬,并由衷地为他点赞。

  

    《道可道》是一本有温度的书。作者刘在平是我大学同窗,年长我几岁,也是我引以为豪的兄长。我们是文革结束后恢复高考而步入大学校门的第一届大学生,同学来自社会各个行业,都亲身经历过文化大革命,不仅深知文化的重要,更有一种被耽误青春的紧迫感,所以,从入学的第一天起人人都全身心投入学习。更难能可贵的是同学们不仅钻研本专业,还以极大的热情关注时事,讨论、争论是校园里最生动的风景,许多同学就是在这种争论中渐渐打开封闭僵化的思想,开始思考人生、思考社会,在探索真理的崎岖道路上艰辛跋涉,抱有“衣带渐宽终不悔”的信念和勇气,有的甚至为“道”付出了血和生命的代价,正因如此,那一代人能够作出无愧时代和人生的贡献,在当代中国历史长空中划过一道道美丽的彩虹。作者本科学的是历史,研究生学的是法学,而中年后却步入了研究历史哲学的轨道。在历史学人眼里,历史哲学是历史领域的高峰,没有足够的勇气和功力是不敢触碰的,但作者碰了而且选择的是高峰中的高峰——老子,把研究的目光投注在《道德经》以及道家哲学上。其实,这一点也不出乎我的意料,因为他学生时代的精神追求和以往的生活经历我们都很清楚,他远比我们同学遇到过更多的不顺,但生活没有压垮他,反而使他的思考更坚定,追求更执着。从他写《道可道》这本书的用意就可以知道深藏在他内心深处的那种追求“道”的信念一点没有改变,从这本书中我们似乎看到了一位追道者的背影。

  

    有关《道德经》的书我也看过一些,但大多是“我注十三经,十三经注我”式的注释本,而对《道德经》进行系统深入研究的书籍寥寥无几,究其原因,可能是“难度太大”把人吓住了。在先秦诸子百家中,《道德经》的难度是最大的,没有相当的功底无法攀上这座思想高峰,即使像作者这样具有较高天赋又极其执着的人也不是轻而易举的事情,正如他所言,读道、探道、悟道、论道的过程“是一种难以承受的痛苦”,是一种“精神苦旅”,然而,一旦“终于体悟到道家思想那独特深邃的内涵绽出的无穷魅力,逐渐品味到一种神往通畅、身心中和的感受”时,那种快乐惬意又是多么的美妙。我猛然间联想到二千五百多年前佛祖在山上苦修,虽瘦骨嶙峋不成人样仍没有得道,后来在菩提树下经过几天几夜的冥想突然开窍悟道,从此进入身心愉悦、思想通达、一通百通的境地。当然,作者无法与佛祖相比,但无论是开山的佛祖,还是追道的后辈,只要是思想者又是有共同之处的,从痛苦到喜悦,从炼狱到天堂,从棘刺到风景,只有经过一路的坎坷才能称不上是思考者。作者又是幸运的,因为他的精诚老子看到了,并在冥冥之中给了他指点,终于写出了这部《道可道》大作,也许,吉林大学珠海学院就是他的“菩提树”,或学院里的某条林荫小道就是他的“菩提树”。

  

    《道可道》这把“剑”锋利否?能不能称得上一把好剑?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在我看来是一把“好剑”!这把“剑”将道德经神秘的面纱轻轻撩开了,使其露出了真实可爱、可触可感的一面。本书首先对“道”的实质和精髓作了清晰的揭示,并对“道”在中国历史文化长河中的地位和作用作了高度的评价;然后又从宇宙观、价值观、本体论、认识论、政治思想、平等思想等方面对“道”的内涵作了系统的剖析;最后,又对“道”在当下的可期作了令人鼓舞的展望。

  

    《道可道》一书,新意迭出,精彩纷呈,我仅撷取一二与大家一起分享。如,作者在全书的开篇就对道家思想在中国哲学乃至世界哲学史上的地位作了很高定位,而且掷地有声、旗帜鲜明。他认为“道家思想体系是中华传统文化之根”,“是中华民族智慧的最高境界”, 并毫不含糊地说,综观中国思想文化的历史,道家为根柢,儒家为主干,佛教为枝叶。请注意,作者用的是“之根”、“最高”的字眼,这简直就是对中华传统文化的重新排队,由此看来,中华文化史几乎可以重写,并完全可以写出别有洞天的史章。作者直言,如果没有道家,中国哲学,至少中国古典哲学就要逊色很多。作者的这个结论是否站得住脚呢?《道可道》一书洋洋洒洒42万字全部的核心主旨都在直接或间接地论证这个命题。我本人非常赞同作者的这个判断。是的,有了道家,中国文明就可以平视西方文明(我不喜欢用傲视这个词),可以不卑不亢,从这点上说,中国道家为中国文化赢得了极高的荣誉。我常有一个比喻:哲学是火把,照亮人类前进的方向;历史是界碑,提醒走到十字路口的人们该往哪里去。道家就是中国人的火把,也是全人类的火把。

  

    又如,《道可道》对所谓道家文化的“缺点”、“糟粕”进行了全新的解读,用作者的话讲“反其道而解之”。道家文化中最受后人诟病的恐怕要指老子所论及的“愚民”思想。纵观《道德经》一书,老子确实提出过“非以明民,将以愚之”、“使民无知无欲”,小国寡民“使其从邻国相望,鸡犬之声相闻,老死不相往来”等主张。从字面上看很容易使人理解为老子的愚民思想,但作者认为这是误读,后人将老子的“智”与“愚”完全读反了。作者经过一番去伪存真提出,老子所说的“智”绝不是今人理解的科学、文化、创造等正面意义上的“智”,而是当时一切大小政客们为了争权夺利而展开的种种尔虞我诈、计谋机巧;而“愚”并不是要使老百姓变得愚钝,恰恰是蕴藏在百姓平民中的纯朴和实在,是对一种返朴归真自然景象的向往和追求。这就是老子的“智愚观”,将实质的智慧和虚假的智慧、表面的愚昧与真正的愚昧进行了划分。作者的解读真让人畅快淋漓,清爽极了,大有一种拂去尘埃见真容的喜悦。

  

    关于哲学本体论,在对古今中外哲学本体论基本划分了神本论、理本论、人本论、物本论、心本论的基础上,作者认为,道本论是独树一帜、高人一筹的哲学本体论。作者煞费苦心地进行了“本体论大比较”,相关章节占据了全书较大的篇幅,而这种基础性的论证,为后面展开对于道家哲学分层次的论述提供了必要的前提。虽然其中未免形而上思维的观照,但关于形而上思维,作者显然是进行了一番相当深入、独特的思考。在“摈弃形而上”与“回归形而上”哲学争辩中,作者显然是选择了后者。从引文中可以看出,作者涉猎、研究了不少哲学界关于形而上问题的著述,在读了书中的相关章节之后,收获的却是对于包括辩证思维在内的哲学思维的深刻启迪。继而,作者在道家哲学认识论的部分,概括出渐进可知、不可尽知、知已不知、不知之知四个命题,也可以说是我们认识事物的四个相互关联的重要环节。惊讶于作者涉猎了大量新近物理科学、宇宙科学、生物科学从宏观到微观的深入进展,颇有说服力地论证了道家哲学认识论的高屋建瓴。以往曾经对于冯友兰先生提出“不知之知”颇有印象,《道可道》一书的系统展开,不仅进一步明晓这一思想肇始于道家,而且令人思考:我们对于不可尽知、尚未尽知、难以尽知的世界,究竟应该抱以什么样的心态,是傲慢还是谦卑,是轻视还是敬畏?这又关系到对于人类中心主义的警惕与反省,关系到生态文明,关系到对于信仰的理解与追求。从后面的章节里我们看到,作者的确是就这些极为重要的问题,以道家哲学的眼光进行了颇有价值的思考与论述。

  

    人的异化、生态异化、社会异化,越来越引起人们的警觉与反思。作者毫不犹豫地指出:道家哲学蕴含着深刻的反异化思想,老子是维护并倡导生态文明的早期思想家。这样的宣称,颇有振聋发聩的突破性,而对于老庄及其他道家哲学代表人物思想的深入研究,联系实际的大量阐述,表明这样的宣称并非作者的一时冲动。我们有理由相信,中国传统文化中的确有着丰富、精湛的思想瑰宝,挖掘、弘扬道家哲学中的思想财富,的确有着深刻广泛的现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