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要】发展专业社会工作是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加强和创新社会管理的重要组成部分。十九大报告提出“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为全国专业社会工作发展指明了新的方向和阶段任务;同时,十九大报告强调进一步推进“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和“粤港澳合作”的区域发展战略,为珠三角地区专业社工服务和社工人才培养创造了新的合作契机。围绕“社区治理体系建设”与“粤港澳大湾区建设”双引擎的启动,珠三角地区加强社区社工、养老社工、行政社工人才培养,创新粤港澳人才培养合作机制,势在必行。社工人才战略,需要着重考虑高等院校建立培养社会人才的教学体系,围绕社区治理体系建设和粤港澳大湾区战略实施。社工人才培养学科体系的专业方向包括:社区社工、行政社工、养老社工。同时,需要通过与社会相关机构合作,创新社工人才培养机制。

【关键词】专业社会工作  社区治理体系  粤港澳大湾区  人才战略

  

十九大报告中谈到“提高保障和改善民生水平,加强和创新社会治理”时,专门强调“要加强社区治理体系建设,推动社会治理重心向基层下移,发挥社会组织作用,实现政府治理和社会调节、居民自治良性互动。”此前,全国人大《政府工作报告》和相关文件中多次提到发展专业社会工作,社会工作在党的宏观决策和国家顶层设计中已占有重要地位。而专业社工组织和社工服务在政府的引导下,正在成为实现“共建、共治、共享”的社会治理创新模式不可或缺的重要力量。

在学界,学者们根据社会工作的本土化实践经验,积极研究社会工作的学科体系,对社工领域的发展规划和改革创新进行了积极的探索。同时,我们也必须承认,在实践层面,专业社会组织和社工服务在全国的发展很不均衡;社工服务的专业性和功能性还未得到社会的普遍认可;一些地方政府以及相关政府部门在对专业社工服务的引导、扶持、监管和购买等方面还处在探索阶段,许多基础制度需要健全。但是,社会基层治理创新的改革方向是不可逆转的,社会共治是公共治理现代化发展的必然路径选择。清晰地认识社会工作专业的发展前景、准确地把握其发展方向,进而对社工建设中的问题予以有效的应对,是我们发展专业社会工作,进行专业社工人才培养所不能回避而必须面对的问题。

构建“政府主导、协同治理、公众参与” 的社区治理体系,需要体现治理主体的多元化和治理权威的多样性,努力寻求政府和其他公共性主体的合作路径,努力建立一种共同解决公共问题的纵向的、横向的或两者结合的高度弹性化的协作性组织网络。这种合作路径在实践中必然要依托社区服务的有效开展,通过发展枢纽型社会组织,从而不断提升社区的自治能力来实现。而无论是相关组织机构的建设还是自治管理能力的提升,均需要大量具有专业素质能力的人才。因而,人才战略,是发展社区治理、自治管理、社工事业的重要的基础性环节。

  

一 社区治理体系和枢纽型社会组织建设中的人才需求


1.社区服务功能发挥亟需大量专业社工人才

社区治理体制创新促使社区工作的重心由“行政管理”向“社会服务”转变,从实践来看,其中一项重要变革就是将居委会过去承担的行政职能和社会管理任务进行必要的转移,让社区回归居民自治属性。社会服务的基层化、社区化和专业化,必须依靠大量社会组织承接服务,亟须擅长做社会工作的专业人才充实到基层组织中,这为社工专业毕业生提供了丰富的就业岗位。“凡是社会能办的,尽量通过政府采购、服务外包等方式,交由社会组织承办。社区只负责制定规则,搭建平台,协调关系,加强考核,让专业力量去做好专业事情。”

2.枢纽型社会组织建设需要配备专业社工人才

在社会转型期,社会组织作为沟通社会与政府的桥梁,是社会矛盾的“减震器”,对社会的平稳和谐运行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枢纽型社会组织作为政府认定的社会组织,是中国特有的一类社会组织实践形态,具有代表性、排他性、整合性、服务性和过渡性特征。在社会管理创新背景下,各地进行了枢纽型社会组织建设与管理的探索,并形成了自上而下的政府主导型和自下而上的社会自发型两种模式。但是,无论是政府主导型还是社会自发型的枢纽性社会组织,都需要进行专业管理,并具备在政府、公众和社会组织之间进行沟通和协调的能力。而专业社会工作者所具备的社会行政素养和社会资源链接能力成为枢纽性社会组织建设最为重要的人才资源。

3. 社区自治能力建设离不开专业社工人才

“社区共治、居政分离、居民自治”成为未来社区发展的主流模式。社工专业三大工作方法之一就是“社区工作方法”,即以社区为对象的社会工作介入方法。社区工作是通过组织社区成员参与集体行动去界定社区需要、解决社区问题、改善生活环境、提高生活质量;社区成员在参与过程中建立了社区的归属感,培养了自助、互助与自决的精神,加强了他们在社区参与及影响决策方面的能力和意识,发挥其潜能,建设更为和谐的社区。可以说,社区工作是最能够提升社区自治能力的专业手段,专业社工也自然成为社区自治能力建设的骨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