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明靠生态环境来养育和支撑,当支撑某一文明的生态环境发展变迁,人类可以通过文化的进步与更新来适应新的生态环境。海洋生态文化是适应海洋生态环境变化的过程中形成的,海洋生态文明的发展需要海洋生态文化的建设。珠海是珠三角地区海洋面积和海岛面积最大、岛屿最多、海岸线最长的城市,因海得名,因海兴旺。珠海应稳步把握国家“一带一路”战略以及“粤港澳自贸区”带来的历史机遇,切实保护海洋生态环境,全力推进海洋生态文化建设,将自身打造成一个生态用海、科学用海的示范点。

  

  

一  海洋生态文化  

  

  

    目前学术界对生态文化的定义尚未统一,不同的学者从不同的角度给予了不同的诠释,其中受到更广泛认同的是余谋昌先生提出的定义。先生认为,从广义理解,生态文化是人类新的生存方式,即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生存方式;从狭义理解,生态文化是以生态价值观为指导的社会意识形态、人类精神和社会制度。海洋生态文化的定义,学术界更是缺乏。笔者认为国际海洋局第三海洋研究所的欧玲根据生态文化的定义提出的海洋生态文化的概念较为可取。欧玲认为,海洋生态文化是指人类在利用海洋与海岸带资源的实践过程中保护生态环境、追求生态平衡所形成的一切文化成果。海洋生态文化以“尊重海洋,顺应海洋,保护海洋”为前提,以促进海洋生态环境改善,人与海洋和谐发展为目标,具有地域性、全球性、时代性、历史传承性以及对工业文明的依赖性等特征。从广义理解,海洋生态文化是人与海洋和谐发展的一种生存方式,是海洋生态文明建设过程中的物质与精神财富的总和;从狭义理解,海洋生态文化包括海洋生态文明的价值观,以及以生态价值观为指导的物质、精神、制度上的成果。在狭义上,现代海洋生态文化主要表现形式为人类针对海洋环境问题,如环境污染、资源破坏和生态破坏等问题,通过思考、研究与实践所形成的成果。这些成果具体表现为社会的生态意识形态,以及与之相适应的制度和组织机构;它既包括哲学文化,也包括物态文化、价态文化,既有认知层面上的文化,也有行为、制度层面上的文化。

  

  

二  珠海特色文化

  

    珠海位于南海之滨,华南母亲河“珠江”入海口西侧,故得“珠海”一名。珠海是一个历史悠久的海滨城市,也是一座具有浓郁现代文化氛围的城市。从各个不同的角度,珠海文化有不同的表现形式。而这一切都缘自“海”,浩瀚的大海孕育其与内陆不同的文化。

  

  

(一)沙滩文化和休闲文化

  

    珠海有340多个海滩,虽然多数尚未开发,但珠海人的海滩情结却已难割舍。从市区的菱角咀,到高栏岛的飞沙滩;从东澳岛的南沙湾,到三灶岛的金海岸;从外仃伶的银沙泳场,到荷包岛的大南湾,珠海人在月下的海滩踏浪弄潮、篝火野炊,好不惬意。而每年一届的沙滩音乐派对,更仿佛盛况无比的海神节。情侣路仿佛珠海的城市名片,在青山绿水间沿着海岸曲折蜿蜒。阳光、沙滩、温泉、山峦、海岛,珠海的自然景观处处充满着诗情画意,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中外游客,把珠海作为自己休闲度假的理想之地。无论是在月下的礁岩观潮听涛,还是随风中的游艇漂海垂钓,心旷神怡的感觉,总让人们对珠海流连忘返。

  

  

(二)民俗文化和留学文化

  

    珠海的疍家人,是过去被称为“水流柴”的海上渔民。疍家人唱的歌叫沙田民歌,至今已有170多年历史,分为高堂歌、咸水歌、大罾歌等,歌声高亢宏亮。珠海民间还有一种风格原始的祭神求福活动,人称“飘色”,是用巧妙的支撑装置将盛妆的男女幼童,高擎在半空进行表演,具有罕见的文化智慧。珠海在近代率先开创了人员留学海外,学习西方先进文化的先河,形成特色鲜明的留学文化。被后世人尊称为“中国留学生之父”的容闳,也是中国最早“睁眼看世界”的先行者,中美文化交流的先驱。他不仅仅是中国留学外国并获得博士学位的第一人,他更富有远见地开创了中国留学教育的先河。容闳学成归国后,致力于改变祖国贫穷落后的状况,积极主张学习西方先进科学技术,首倡并主持了中国官派青少年出国留学事业,先后在全国范围内组织选拔了四批共120名优秀的幼童赴美留学,为近代中国的发展建设培养了如詹天佑等众多国家栋梁之才。珠海是中国留学文化的发祥地,是因有海洋而生成和创造,它较之于内陆文化,更具有冒险性、外向性、开放性、开拓性、进取性、兼容性等独特属性。  

  

  

(三)海洋文化和生态文化

  

    珠海海域面积6019平方千米,海岸线长691千米,岛屿146个(总面积236.9平方千米),被誉为“百岛之市”。珠海因海而生,向海而兴,形成了开放进取、兼容并包、敢于冒险的海洋文化特质。香炉湾的“珠海渔女”雕塑,象征珠海是海洋的女儿;中国海岸线最后一艘保存完好的清代三桅式古帆船,为珠海平添了海洋的神秘;海盗遗踪与海防炮台,记录着古往今来海洋上的风云变幻;而海上丝绸之路的遗存和清代海关的遗址,则昭示着近代中国从大陆文明走向海洋文明的漫长历程。在珠海淇澳岛后沙湾和三灶草堂湾新石器时代遗址出土的刻画着波浪纹等图案的陶器反映了古代先民对大海的向往。珠海高栏岛宝镜湾摩崖石刻画是距今三千年前青铜时代的产物,更是珠海海洋文化萌芽发展的有力证明。珠海地处珠江出海口,自古以来都是“海上丝绸之路”必经之地。汉、唐、宋、元、明、清等朝代的陶瓷在珠海出土或打捞。最能说明珠海与古代海上丝绸之路关系的莫过于珠海三灶草堂湾和平沙海域的古沉船,他们分别是9世纪阿曼商船和元代船只。公元1529年,明朝政府在“浪白澳”(今珠海南水镇)开设对外贸易口岸,珠海一度成为中外海上贸易的重要口岸和中西文化的交汇点。此时,珠海的海洋文化已经和海外贸易联系起来,深受海外贸易的影响,形成了建立在海外贸易经济基础上的独特的珠海海洋文化。

  

    珠海高度注重生态保护,形成了独特的生态文化。全国最大的海岸滩涂湿地保护区、全国最大的红树林保护区、全国罕见的水松林保护区、全国惟一的中华白海豚保护区,平添了珠海的生态魅力。而横琴岛上依山临海的深井村,更因草木葱翠、空气清新,被珠海市确定为“生态文明示范村创建点”。珠海市是全国唯一以整体城市景观入选“全国旅游胜地四十佳”的城市。人居环境一流,先后荣获“国家园林城市”、“国家环保模范城市”、“国家卫生城市”、“国家级生态示范区”、“中国优秀旅游城市”、“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中国和谐名城”称号和联合国人居中心颁发的“国际改善居住环境最佳范例奖”。2013中国城市可持续发展指数报告珠海综合排名全国第一,珠海为新型花园城市;2016年珠海获评国家首批生态园林城市。

  

    走一条与其他城市不同的发展道路,建设特色生态文明城市,需要进一步弘扬并繁荣珠海自身独有的海洋文化,作为其强有力的文化支撑。